熱愛攝影過程比結果重要

瘋攝     2020年11月14日

攝影師喜歡攝影有很多不同的原因。幾乎每個攝影師的興趣都是多方面的。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已經77歲了,從17歲就開始,攝影成為我生活中的一個重要因素。我從來不是一個專業攝影師,雖然有幾年我是半職業攝影師,在晚上和週末為週報報導高中體育賽事。但是,我從23歲開始從事攝影器材行業,到73歲最後完全退休。我在一家攝影設備製造商和經銷商工作,主要是專業攝影產品。

熱愛攝影過程比結果重要

60多歲的時候,我買了一台帶變焦鏡頭的小數位相機,重新開始攝影。不久我對這台相機的畫質水平感到不滿意,於是我購入了一台索尼APS-C無反相機,並迅速擴展了我的興趣。我重新發現了對風光和旅遊攝影的興趣,我的旅遊照片主要是風景,包括山林、海洋、沙漠——這些都是我感興趣的題材——而城市題材倒是不那麼重要。

我也必須承認,我對攝影的技術方面,特別是鏡頭,有著長期的痴迷。幾年前,我在自己的工作中大量接觸鏡頭產品,並學到了很多關於它們的知識。雖然我不是一個鏡頭設計師,但我確實學到了各種鏡頭的特性和缺點,以及如何優化性能,照片成像技術的發展也繼續吸引著我。

幾年前,我在我的攝影過程中發現了一個有趣的怪癖,在取景器中觀看和拍照的過程,對我來說常常比結果更重要;直到今天對我而言依然如此。在膠片時代,人們拍攝膠片,然後將底片送到沖印店,等待一週後才能夠看到結果。顯然,今天數碼攝影可以讓我們瞬時看到照片。但我通常要在幾週之後才會把照片拷貝到電腦上,這其實和拍攝膠片所需等待的時間差不多少。

熱愛攝影過程比結果重要

在這方面的發現,讓我對拍攝過程本身更感興趣,而非得到怎樣的照片。就這一點上,在過去的幾年裡,我一直在努力理解我個人的精神旅程,包括拋棄我在成長過程中所學到的大部分東西,以及我尋求對我存在及其意義的新的理解。例如,如果拍攝照片確實是對創作的一種認可,那麼自然而然地,我們應該盡最大努力使照片在這種情況的限制範圍內儘可能好。但是,我們不是一直都這麼做嗎?如果我們不這樣做,那將是對我們自己的一種悲哀的評論。

如果我們承認拍照是一件重要而有意義的事情,難道我們不應該使用我們能負擔得起的最好的設備嗎?在合理的範圍內,我認為答案必須是肯定的。但是等等!例如,如果我們拍攝日光場景,我們當然不需要f/1.2的鏡頭,更小的光圈也能完成這項工作。而在f/8時,大多數變焦鏡頭的素質幾乎和最好的大口徑定焦鏡頭一樣好。

熱愛攝影過程比結果重要

照片被拍下來,下載到電腦裡,之後要做什麼呢?如今,大多數攝影師都會進入後期處理以美化照片。這將我們帶到一個重要的分歧。就我個人而言,我通常只是想看看我能清除哪些「錯誤」,比如去除灰塵點、調平地平線、更改明顯的曝光設置、校正色溫等等。我也可以使用其他程序來銳化圖片和消除噪點。但我拒絕做更多。如果這張照片真的是對創造之美的肯定,那麼在我看來,改變這張照片的任何都是在否認造物之美。

熱愛攝影過程比結果重要

安塞爾·亞當斯的作品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的著名照片很有代表性,但我們很清楚,他是一個暗房大師,用他的技巧把他所看到和拍攝的圖像發揮得淋漓盡致。儘管如此,他的方法顯然是為了忠於他所看到的。在正常情況下,每天都有成千上萬張大峽谷的照片被拍攝下來。但很少有人意識到,後一秒所拍下的照片,對於前一秒所拍下的畫面來說,能有多大不同的意義?

而我們的風景必須沒有人造物嗎?在我看來,一點也不。畢竟,我們也是造物的一部分,而不是與造物格格不入。農場、道路、電線杆、人......都可以成為風景照片的雅緻元素。

關注粉絲團「瘋攝」,給你最棒的攝影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