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動漫聚集地     2020年09月17日

原問題「為什麼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要依託特定手勢,或是物品才能使用?」

原描述「比如,羅賓的花花果實,當然有些情況下也沒有擺姿勢也能使用,但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擺姿勢呢?

比如,雞冠頭,需要手指交叉才能使用能力。」

惡魔果實能力是這部作品想像力最豐富的特色之一,部分果實能力的應用,使用了特定手勢,主要是為了增強角色與技能的存在感、儀式感與表現力。

第一個原因是為了體現角色的個性化,增強存在感。

海賊王一千多個角色,無論形象還是人設,都有重複的可能,在漫畫中,尾田仔主要用千奇百怪的笑聲、花樣百出的怪癖、個性突出的口頭禪,讓每一個角色在有限的篇幅裡,迅速確定形象。

怪癖比如某人臉頰永遠沾著食物,比如某人總是點燃自己,比如某人總是記不住路,比如某人日常後仰。

口頭禪比如某人嘴邊掛著內褲,比如某人嘴邊掛著女澡堂,比如某人「你想知道我永葆青春的秘密麼?」,比如某人「我得了做xx就會死的病。」

笑聲包括「賊哈哈哈」「喲嚯嚯嚯」「嘛嘛嘛嘛」「咕啦啦啦」「沒用沒用沒用沒用!」

手勢也是一種個性化。

與偏向物理技能的角色相比,規則複雜的惡魔果實更需要標識化的姿勢加深印象,比如這張單行本封面,羅的「ROOM」與羅賓的「萬紫千紅」手勢呼之慾出。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這方面龍珠是絕對的好學生,氣元斬、太陽拳、氣功炮、咚咚波,哪一個不是用特有的動作造型給了我們深刻的印象。

黃猿:「我黃猿就是咚咚波和太陽拳的傳人!」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第二個原因是提示特殊技能,即增強技能儀式感。

比如貝基豎中指,那是他的終極防禦技能「大爹地」。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比如明哥豎中指,那是他要開始操線人偶了。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比如羅豎中指,那是在罵人。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比如維奧拉窺探人心時特有的圈圈眼造型,她物理透視時是直接看,沒有任何特殊動作的。。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這些特殊的技能,通過喊出技能名與擺出特殊手勢,可以加深儀式感,給讀者一種角色憋了吃奶的勁,蓄力開大的感覺,而不是順手甩出個無技能能量波狂轟亂炸。

不是每個角色都可以靠普通拳和連續普通拳過日子,如果你不弄點造型,那‌只能想法子把技能命名成「螺旋閃光超輪舞吼三式」或者「灼遁·光輪疾風漆黑矢零式」這樣不明覺厲的名字了。

這方面火影忍者是了不起的同輩,咬指通靈,結印施術,哪一個不是引領潮流,讓我們邊看邊跟著動起手來。

比如這裡在近距離格鬥戲結束後,鬼鮫和卡卡西同時快速施術。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保持同樣的單手姿勢,放出 水遁 水鮫彈術!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第三個原因是遠程與魔法技能特有的角色表現力弱勢。

與物理技能動作凌厲的強大存在相比,遠程與魔法技能把絢麗點全加在了技能特效本身,忽視了角色本身的表現力。

對於索隆、山治、甚平、弗朗基、布魯克來說,光聽到名字,腦海裡就能聯想到劍斬、火焰踢、水沖擊、拳擊、寒氣突刺的鮮明形象。

如果羅賓、娜美和烏索普只是站著不動,手不抬腳不移,吟唱個技能名了事,就如雙方對戰時,拱手而立,互相言靈攻擊。

「三九二十七」

「六八四十八」

「四八三十二」

「六六三十六」

「七七……啊,我敗了。」

那對角色刻畫和讀者體驗來說是噩夢。

正因為羅賓、羅這樣的遠程技能並不是角色本身跟著突擊,直接拳腳掄上去,所以更需要個招牌式的釋放技能造型豐富畫面。

沒動作,羅怎麼和另兩個船長同框。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就比如讀者常問為什麼喬巴兩年後不再用腦力強化了,其實萌態就是腦力強化型,喬巴只不過不再常用準星手勢對敵人分析,就給了讀者強烈缺失感。

路飛:「你……剛才放了技能?」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女帝:「你看我手都擺心形了,廢話,當然是甜甜甘風!」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這方面死神也有個好例子,與其他死神各種抄傢伙對砍相比,朽木白哉的千本櫻,在始解後成為了櫻花瓣似的自動追蹤刀刃,雖然始解擁有提劍、櫻花散落的特別姿勢,但白哉本人處於不動裝逼態,對角色不是好事。

所以作者給了用手操作刀刃加速的動態手勢,給了卍解擲刀的動作。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給了卍解後持刀砍戀次的設計,以及終景白帝劍再次絢爛持劍的姿態。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說完優點,我們提提設計施放惡魔果實能力手勢時,兩個必須注意的坑。

一、畢竟是戰鬥,起手式不要太長。

比如廣場舞起手式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雙手劃叉。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展翅造冰。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左手抬翅膀,扇呀扇呀。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左邊扇了右邊扇。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收翅膀。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提腳踝白鶴展翅。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我再抬起一隻腳金雞獨立。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拉近景,冰河與鳥交替出現。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丑萌丑萌的呆鳥。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錯了,是亮出我優雅的天鵝頸。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雙手劃回來,前面的動作不算。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大鵬展翅。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一拳破天,天降寒冰屑。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二泉映月,月降頭皮屑。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擊拳「鑽石星辰拳」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卡繆:「我是這麼教的麼,看為師的。」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冰河:「你個瓶子沒翅膀,哪裡知道白鳥的優雅。」

二,畢竟是遠程與魔法技,大家虛空比劃,不要做過於逼真的尷尬格鬥動作,應該以凸造型為主。

要不然,「別打啦,你們這樣打是打不死人的」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最後,問題點名羅賓與巴托,我們順手提一下。

腦殘粉巴托洛米奧,他的手勢有來歷。

「用手指打個結就能張開防護罩,這可是三歲小鬼都知道的常識。」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我並不知道這是日本習俗還是海賊王自創,漫畫明確提出巴托洛米奧的能力姿勢來源於兒童小常識。

而且,或許他需要結指才能啟動防護罩,但後續使用,並不確定需要持續結指。

比如順手尿個尿。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比如防護罩突刺。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比如把防護罩縮成拳擊倒炸彈男。

羅賓作為草帽一夥三大遠程特殊攻擊成員,一直以優美的手勢聞名於江湖,相比下,烏索普和娜美就沒有讓人印象深刻的戰鬥姿態。

這種批評是不對的。

明明娜美努力開發了各種戰鬥姿態。

比如通靈術-鴿子。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比如空氣機關槍。

比如三棍流三千世界。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比如……魚人空手道噴泉形態。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連boss都覺得……可憐。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至於烏索普,他非常清楚沒有特別姿勢和響亮名號的技能,是無法一炮走紅的。

看他設計的「必殺火藥星」「火藥星星」「火藥星」「旋轉火藥星」

為什麼尾田給有些惡魔果實能力設計為依託特定手勢使用

至少精神可嘉。

更多最新動漫資訊,請多多關注粉絲團「動漫分享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