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動漫聚集地     2020年04月13日

本篇既為閒話,那便是一場輕鬆趣味的戰場沙盤推演遊戲。各位朋友盡可放輕鬆。

凡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積,三曰火輜,四曰火庫,五曰火隊。——《孫子兵法》

羅將錦衛門之前的部署已經做出了一系列的更改,因為勘十郎的逃脫,羅更改後的部署便是「正面相合出奇制勝」,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可以看做是對凱多的一場火攻,只不過,羅要縱的這把火不是我們概念上的燃燒物質的「火」,而是路飛和基德這兩個強悍如怪物的「二百五」船長來充當這場火攻戰「火」的角色。

兩個「二百五」船長在戰場上全無章法的亂打一氣早已在羅的計畫範圍之內,既然是由人來充當「火」的角色,那便不在乎這兩把「火」究竟是燒人還是燒物是燒物資還是燒倉庫,總之,這兩把火一旦從鬼城正門燒進的話,必是威不可當。(備註:兩個海賊團的成員都是「火」的角色)

目前鬼島討伐戰的渡海階段已經結束,從敵我態勢來看,目前起義軍可以暫時以鬼島入口的鳥居作為起點。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兩個「二百五」船長早已爭先恐後的向鬼城正門突入,即是說,這兩把火已經開始燒著。燒到鬼城的內部已經是時間的問題。「內部放火」需要外圍部隊及時的策應,而「外部放火」只需後續部隊有節奏的跟進即可。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火需兵應,兵仗火威,正門的「火」一旦點起,鬼島討伐戰便進入了鬼城的外城之戰階段,路飛和基德不但是「火」的角色,更是正面相合出奇制勝當中的「正」的角色。這兩把火一旦開始燃起,錦衛門和傳次郎便要開始從鬼山的山道出發,一左一右兵分二路對鬼山的後門進行佯攻,這便是第二重「正」。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由此開始,這場沙盤上的推演開始分家,我們先以起義軍的陣營開始繼續推演。

起義軍方面:

由於本場「火攻」屬於外部「放火」,所以策應的人員可以把控自己的節奏來進行戰鬥,錦衛門和傳次郎開始分別帶領起義軍的所有人馬向山路進發,羅的潛艇可以最後再走,因為要突襲鬼山通向鬼城的後門需得恰到火候。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也就是說,當勘十郎逃回凱多和大蛇面前報信之後,凱多開始真對錦衛門和傳次郎的進攻路線部署迎戰的兵力,由於路飛和基德已經在正門大鬧特鬧,要讓主力部隊從正門突破路飛和基德衝出不很現實,即便衝出也是傷筋動骨,此刻再去山道迎戰錦衛門和傳次郎純粹是給人家送肉去了,如此一來,在正門不可取的前提下,鬼山的後門便是凱多的部隊要上山路迎戰錦衛門和傳次郎的屯兵之所和必經之路。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山路上的戰鬥開始以後,錦衛門和傳次郎需要把作戰的地點控制在A點和B點,如此方能把凱多的兵馬拉開,在這兩條狹長的山道上,空間十分有限,凱多的兵力再多也是無法有效的展開進行有效的攻勢,如此一來,山道上的交戰雙方形成了條件對等的形勢,不過如此一來,在山路上作戰的起義軍便打成了消耗戰和殲滅戰,當然,正門的路飛和基德這兩把火如果燒的夠旺,還是能給山路減輕不小的壓力。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畢竟,山路上的進攻屬於佯攻,其目的是為了引蛇出洞把凱多的兵力全部引出來從而讓羅的一路從鬼山後門突入鬼城,所以,山路上的進攻節奏不可過快,距離鬼山後門的距離過近更不可取。如此,是無法把凱多的兵力有效的分散開來。也不會給羅的一路製造機會。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只有當左右兩條山路和正門的戰鬥進入膠著的狀態時,羅的這一路人馬便可趁虛而入,完成突襲的計畫。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然而,世界上並沒有完整的作戰方案,起義軍的戰術方案的破綻在於1,山路上的地形對凱多不利,對自己也是不利,山路上的佯攻能否持久?

2,凱多是否會願意把自己的人馬展開在山路上?狹長的山路有限的空間是為「所由人者隘,所從歸者迂,彼寡可以擊吾之眾者,為圍地。——《孫子兵法》」

3,即便是計畫完美的實施了目的地,羅這一路人馬將直接面對凱多和大媽,這一路人馬是否能直接對凱多造成相應的威脅?其勢必陷入苦戰。(搞不好還會團滅)

4,還是那兩條狹長的山路,目前劇情並沒有交代鬼山周邊的地形究竟如何?這兩條山上路線萬一是不存在能供人行走的「山路」又該如何應對?畢竟這是錦衛門最初的計畫是繞行,目前只能說地形不明,對於錦衛門和傳次郎乃至起義軍都將是未知的危機四伏。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目前對於凱多的軍事力量,我們還是知之甚少,這難保凱多一方不乏智謀之士,能看破當前形勢的智謀之士。

凱多方面:還是之前的問題,凱多很樂意用添油戰術把自己的人員分兵在難以展開隊形的狹窄區域麼?如果我們作為凱多一方,我們該如何應對?凱多目前不知道起義軍目前的動向只等勘十郎報信才能得知,相比之下有些被動。

我個人覺得,與其分兵迎戰不如利用鬼山後門做誘餌放起義軍過來,然後在鬼城內城臨近城後門的區域把己方兵力埋伏下一個口袋陣,讓自己的優勢的兵力能夠在廣闊的空間有效地展開,只等繞行山路的起義軍湧入後門再聚而殲之,此為以逸待勞,正所謂把握好地形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而且在不知情羅一行人要搞突襲的情況下無形之中讓羅的計畫破產。這個位置可以由傑克和凌空六子坐鎮。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如此一來,兩條山路上佯攻的起義軍會發現一切皆是徒勞無功,繼續進攻後門那便正中凱多下懷,鑽人家的口袋陣自尋死路,如果不發動進攻,那麼山路上的佯攻人馬便會因「無肉可吃」而活活餓死。與此同時,羅那一路的迂迴行動最終也是徒勞無功。把敵軍全部引入內城,還可以有效的抑制毛皮族看圓月變身的大招,從而使得毛皮族有力量無爆發的境地。

後路無憂,對於前路也如此,面對路飛和基德的突破,最好把所有的兵力往回抽調,佯裝敗退,引誘路飛和基德深入冒進,兩個「二百五」一準會進行窮追猛打而不自覺深入敵境腹地,然後,集聚蠻霸者,奎因和燼,以凱多和大媽為中心對草帽團和基德團圍而殲之,即便無法消滅他們,那也是把這兩家海賊團包圍在內,羅所縱的這兩把「火」便會失去它們的效力和作用。在此環節上,凱多對於前路和後路皆可以進行照應。如此一來,真正意義上的把起義軍徹底分割為不能彼此照應的烏合之眾,然後實施各個擊破。

當然,出於對鬼島地形和凱多的百獸海賊團的瞭解有限,目前只是我處於凱多的角度所考慮的初步推演方案。話外音,凱多才不會聽我的呢,呵呵。

在此不自覺地預測了一個劇情,那就是若要毛皮族戰士們變身爆發月獅,那必須是在鬼城外圍打響一場惡戰,毛皮族變身需要看到滿月,那就意味著他們必須在野外才能發揮最大威力,同時,毛皮族還要跟傑克來一場清算之戰做個了斷,那就意味著,傑克將會帶著兵在野外與毛皮族戰士們再來一場交鋒,目前在場的只有犬嵐的火槍隊,卻不知貓蝮蛇的俠客團何時趕到。

當然,毛皮族要放倒傑克不一定非要變身月獅不可,但是要變身月獅而且是非常必要的情況下,有兩種可能:一,毛皮族先打頭陣消耗掉大量凱多的雜兵真打乃至幾個蠻霸者這類的,毛皮族爆發過後,即刻退下休息回覆,然後由和之國起義的武士們接手繼續作戰。二,在山上作戰的後期,毛皮族後發制人爆發變身將凱多於鬼山上部署的兵力徹底清除殲滅,然後休息回覆,其後由起義的武士們打進後門進城開啟鬼城內城之戰。

另外關於蠻霸者,我沒什麼興趣非要知道他們是誰,不過我目前的個人推測,他們的等級在凌空六子之下,從回憶線來看,蠻霸者在二十年前就存在,還抓了吵架撕X的犬嵐和貓蝮蛇,當然,這一對活寶熊孩子實在是太大意了。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二十年前的那場赤鞘九俠逃亡戰,是傳次郎和阿修羅童子在殿後,兩個人面對潮水一樣的雜兵包括人群中的那位蠻霸者進行了一場惡戰還能全身而退,一來說明阿修羅和傳次郎實力超群,二來說明這些個蠻霸者實力不過如此,其身形也無非就是來嚇唬小孩子的。

沙盤上的推演遊戲,和之國將火焰群起

不論如何,我個人暫時先把這些蠻霸者判定為「野外的精英怪」或者是「野外的小BOSS」這類的級別,他們還構不成「副本的BOSS」這種級別罷。所以,這些蠻霸者的出場很可能類似坦克掩護步兵那樣的陣型。

更多最新動漫資訊,請多多關注粉絲團「動漫分享區」

另外,貓蝮蛇和他的俠客團差不多也該到了,也有可能帶上馬爾科和其他白鬍子隊長們的援軍到達,如果可能的話,倒不如讓這股援軍直接跟著路飛和基德從正門突入,讓路飛和基德這兩把「火」燒得再旺些,如此又能加強推進的速度同時大幅度減輕山上佯攻的壓力。當然,這只不過是一個劇情的可能。

和之國劇情鬼島討伐戰的趣味沙盤推演遊戲暫時先到此為止,畢竟,這不過是戰事的開端,後續將會發生什麼,我們暫時無法得知,欲知後事如何,且看尾田下回分解。在戰場上,一切皆有可能,在戰場上,其形勢會瞬息萬變稍縱即逝,戰爭,往往是隨機應變牢抓戰機臨陣有決斷類型的人才是戰爭的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