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練拳「要練的只剩下倆腳掌」才好?

運動大聯盟     2020年10月21日

基本功要練,無極樁就是培養松,培養靜,不是練肌肉。現在一練站樁就練得人胳膊疼腿疼,不是那樣。你練得腿直哆嗦,好像有功夫了,可是這和太極拳沒有關係。

太極拳不是「苦練」就能練出來的。「一舉動周身俱要輕靈」,這和你站大馬步樁有什麼關係?你那樣練,長的是腿上的肌肉和力量,這個力量推手的時候可不好使,它不「靈」。因此,方法錯了,弄一輩子也弄不出來。所以,你看人家王家(按:王家,指王茂齋、王子英)教拳,有個三五年就出來了,就是不走彎路。

註:太極拳練的還真不是肌肉的力量。它的力哪來的呢?地面的反作用力是其一。而反作用力來源於作用力。人體對地面的作用力有多少,反作用力也就有多少。而身體鬆的越好,向地面作用的力也就越充足。而這種鬆的常態性還是反作用力的勁路上傳的必須條件。這個道理必須要明確才好堅定的執行,否則你一輩子也練不出來太極拳的玩意。其實,太極拳練的就是將人體這個導體的導性進行改變。拿著肌肉力不放,這樣練出來的導體永遠不是太極拳所需要的。

先站樁,目的是把自己身上協調一致,然後再說勁就好辦了。懂了這個,才知道盤拳怎麼盤。否則盤拳找不到這個「核心」,沒有用。無極樁,你就怎麼舒服怎麼站。一個是舒服,一個是要把自己身上的氣調順了。呼吸不用管他,把身上調舒服了,周身協調一致了就好了。慢慢地鬆來松去,腳底下就有東西了,然後和「接觸點」一合,推手就是這個東西。

站來站去,周身的勁都鬆到腳上去了,身上越站越空,越站越輕。松來松去,人就剩倆腳掌在這兒了,這個東西你就得著了。但是你腳底下這個東西,要能到你手上去。你一碰,你腳掌上這個東西就像通電似的接上了,都是腳底下的東西,不是局部在瞎撞。很簡單,不復雜。難就難在改變我們的習慣,改變我們的常規練法。

註:我們很多人站樁一上來就想在原有的導體上進行做工。這是目前很大的一個普遍問題。很多教的人也不知道是不說還是不懂。這是很坑人的事情。幹什麼都不能跳級。站樁的第一步必須是先從理順開始。將原來那個身體的雜亂通過調理而變的順溜。肌肉的感覺是鬆開的,向下的,輕鬆的。在這樣的基礎上去盤架子,腳下的感覺就逐漸能出來了。形成習慣,習慣成自然。在和人推手的時候自然而然就具備用腳接手的能力了。

關鍵就是「松」。什麼丹田氣啊,都不用管他,你真鬆開了,氣也就下去了。筋內皮肉、五臟六腑、大腦皮層都讓他放鬆。松可不容易,這裡學問大了。你躺在床上就是松嗎?你松得下來嗎?你感覺離開床了感覺還是那樣的才是鬆了。練法既不復雜也不神,就是吃功夫。

「其根在腳」,你腳底下必須有東西,你腳底下沒根,你要「發於腿,主宰於腰,形於手指」,你「形」不了,完全就是胳膊勁。腳底下有根了,把腳底下的勁運到手指上,就是太極拳了。所謂太極不用手,用手就不是太極拳。表現在手上,是一個點,必須把腳底下反應到這裡來。

註:丹田這個地方處於人體的中盤範疇。腳下屬於下盤的範疇。我們中醫學當中有上病下治,下病上治的說法。這實際說的是辯證統一觀。丹田氣是一個讓很多人都非常感興趣的事。覺得這很神奇,為了追求它而刻意為之。這通常會造成腹脹。這是不對的。其實,能鬆到腳下,會用腰了,丹田自然會有氣。記住,是自然會有。正所謂:腹內松淨氣騰然!太極勁的形成是神,形,意,氣的合成作用。這個路線需要通過節節貫穿來實現。因此,要練勁路,要在會鬆的前提下練勁路。我們目前向社會公開的古傳太極十三勢這部功法做的就是這樣一個事情。

為什麼練拳「要練的只剩下倆腳掌」才好?

如果是你坐在這裡,腳上不合適了,沒法用勁了,這個東西就到臀部上了,換個發力點。搭手的時候,手就是個支撐,不丟不頂。手上再變化,力點就手變萬化了。這套程序是這樣,你要練上身也確實不容易。但你要按規矩,有好伴練,也不是那麼難。你撕拉扯拽,練了20年沒練出來,實際上你這20年就沒練太極,南轅北轍了。你什麼時候都「空」了,你功夫就「滿」了。

所謂整勁,是個虛整勁,他不是一個死樁子。他用的時候,是我的力加上你的力,倆打一個。所以,這個力道比我自己的體重大吧。你來他就等你,你不來,你松我也松。加上點小玩意小技巧,就「活」了。楊禹廷先生、王子英先生這些小勁實在妙極了,和他們推手,比你吃涮羊肉什麼的都過癮。

註:推手是行功走架(練拳)效果的一個檢驗。站樁練的是靜中求動,動中求整;盤架子練的是動中守靜,靜中求靈。站樁是不動的,所以用不上腰,用不上腰就實現不了對折疊轉換的訓練。盤架子的動沒有鬆到腳下的功夫基礎,周身就鬆的不純,那和平時狀態下練拳是沒有本質的區別的。所以,站樁有盤架子練不到的東西,盤架子有站樁練不到的玩意。有很多人把推手當做勝負而去角力。一上來就做勢把對方按死。這已經不是推手的規矩了。這就好像兩個人下象棋,對方馬走田,車能當隔山炮,象能過楚河漢界。你還按照規矩來,你肯定輸。怎麼辦?太極拳在動手的時候就要倆東西,第一破壞對方平衡形成背勢,我順人背;第二叫整對方形成死力,我活人死。太極拳為什麼那麼注意先化後發,第一下從來不主動去發?就是因為發手打對方的同時,自己的變化已經沒有了。容易被對方所乘。而有很多人一上來就用力,好!不用我叫,抽手就打。你不按規矩玩我也不按規矩玩。已成死勢,不打他,你還和他糾纏什麼呢?狗咬你一口你沒必要非也反過來咬它。胳膊,腿腳,棒子,石頭哪個不是反擊的方式呢?關鍵是能不能做到周身的鬆活。只有這樣才能第一時間既讓對方摸不到力點而不被人所製,同時也可以抽手擊打其要害。以後遇到不按推手玩的就這麼來。不會錯!

無極樁站多長時間?以舒適為準。你站10分鐘,站通了,站舒服了,10分鐘就合適,越站技巧越高,感覺越深。一般要站好的話,要40分鐘到一個鐘頭。你要真得著這個東西了,就無所謂站不站了。你身上都形成這個習慣了。

為什麼練拳「要練的只剩下倆腳掌」才好?

所以我們練太極拳,練站樁,要用到我們生活當中,包括太極拳對我們修養情操的要求、樂觀的精神,這些都是從放鬆中獲得的。要把他們融匯到我們日常生活中,行動坐臥走、吃喝拉撒睡都是這個東西。

註:站樁就是給自己找根的過程。如果把拳法的姿勢多變比做枝繁葉茂,那麼樹木無根而不能存活。水不能無源,樹不能無根。練拳不能腳下沒感覺,身體不通暢。腳下有了,身體基本也就有了。只是時間的長短,境界的高低罷了。

真到了這個境界,你連拳都無所謂盤與不盤。你功夫上了身,一動就是「這個」。練上身了,你走著路也就練了。走路也是練。推手等於盤拳,等於站樁,反過來也一樣,盤架子也等於推手等於站樁,站樁也等於盤架子也等於推手。坐飛機上能打拳嗎?你就坐在座位上,你「默拳」就行了。你默拳,身上就能出盤拳的感覺。

想當年,楊禹廷先生就每天默拳。我上他家去,師奶說了,你坐在那兒別說話,等你師爺默完拳再說。楊先生躺著默拳,老太太要不說,我還以為老先生在那兒睡覺呢。師爺蓋著毛巾被,側著身睡覺,挺安穩。實際上他在練拳呢!這個時候,你要按他一下,你保證就飛出動了。當然,來個愣頭青的大小伙子死摁也未必靈。這是合手勁,合了才有這種感知。它是一種勁路,不練是不會明白的。

註:什麼是默拳呢?我不是吳式門的人。這個術語不好說。但從境界層次而言,不盤拳,坐那裡也能達到盤拳的效果,這屬於氣練的層次。氣練必須基於體練。是身體的全部打通之後的自然效果。行拳是要向著行氣去發展的。開始是體練,氣宜斂,神宜舒說的是這個。而練對了逐漸就能達到氣練的程度。氣宜鼓盪,神宜內斂說的又是與之前不同的另一層次效果。正所謂一層不到一層迷,一層功夫一層理。太極拳是一層一層往裡扎的,越級不行。你身體上沒有,你就覺得糊塗,你想的也都是錯的。這東西不是想出來的,是老師真教,加之自己真練練出來的。所以有:「任君聰慧賽顏回,不遇真師莫妄猜」一說。人體是個非常精密的結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世界。如果把我們人體的奧妙比做空中的無線信號,而你不使用接收器就想去接收,那麼你永遠都是癡心妄想,望號興嘆!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