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備五張弓,拳式無鬆懈,練拳不再難

運動大聯盟     2019年05月14日

太極拳家陳鑫說:「擊首尾動精神貫,擊尾首動脈絡通。當中一擊首尾動,上下四旁扣如弓」。上下之弓是指「身弓」(軀幹),四旁之弓是指「臂弓」(兩條胳膊)和「腿弓」(兩條腿),把它們合起來就成了「五張弓」。用弓來比喻太極拳拳式動作的框架結構是很恰當的,是很形象的,也是很富有哲理性的;弓是力量的象徵。

太極拳拳架中,只有「身備五張弓」,才能生成強悍無比的內勁。勁,是拳架具備攻防殺傷力的能量。「身備五張弓」,就是使人體上肢、軀幹、下肢各處分散而雜亂無章的勁力會合起來,從而形成一個「整勁」。最終,達到支撐八面,勁力四射的絕妙拳境。

身備五張弓,拳式無鬆懈,練拳不再難

一、臂弓圓活運勁如抽絲

在拳架的臂弓中,腕關節和肩關節是弓梢,肘關節是弓背。拉弓要恰到好處才行,整條胳膊伸得太直,弓拉過了而使弓弦斷了;整條胳膊過於收縮,肘關節彎處的夾角小於了90°;又會使弓背折斷了。只有把弓拉得圓滿無過而不及,才能使臂弓的勁力順暢,合成一股整勁。

要想把臂弓拉得好,起弓背作用的肘關節是關鍵,肘關節要維持一定的緊張度,要有向外伸展膨脹的支撐力,這個弓背挺圓了,兩邊弓梢韻勁也就跟隨上了,這張臂弓也就拉得圓滿了。倘若弓背鬆軟不夠堅固,這張臂弓的弓弦也就繃不緊了。這樣,在拳式動作的演練過程中,臂弓的勁力就不能很好地聚合,使得蓄勁不充足、發勁沒威力。

腕關節做為臂弓之梢,在拳式的動作演練中,要微微下沉坐腕,使其柔而不軟,保持一定的穩定性。在拳式的動作過程中,不要只重視腕關節的「柔」,使其近似舞蹈,雖好看卻無棚勁,還要重視腕關節的「韌」,使其剛健有勁。腕關節在纏繞旋轉的動作中,只有做到了坐腕(也就是塌腕),才能把棚勁貫注到手指尖。這樣,腕部的勁力充足了,在推手中就可以靈巧地化解彼方強大的攻擊力,在拳式的動作演練中,就可以增添臂弓的整體勁力了。

肘關節做為臂弓之背,在拳式動作的演練過程中,要保持勁力向下、肘尖向下的墜肘之態。墜肘,可以在拳式的轉換中達到「肘不離肋」的目的,使肋部在攻防對抗中得到有效的保護。像「手揮琵琶」這類拳式很容易做到墜肘,像「左右穿梭」這樣的拳式,上架之臂就易做成翻肘的錯誤動作,這點應該特別注意。墜肘,可以充實臂弓的勁力,使其出手時,不但有向前的攻擊力,而且還有「後勁」。例如,你保持墜肘狀態向對方衝拳時,若對方拿你腕子想用「順手牽羊」之式肯定失敗,因為,你臂弓上的「後勁」足以破解掉對方的招式。墜肘,使肘部微屈形成一定的弧度,構成了臂弓的弓背,弓背是中轉站,它可以源源不斷地把肩部和周身的勁力傳遞到手上,使拳式的攻防手法更加凌厲。因此,在拳式的演練中,只有做到了墜肘,才能使臂弓之勁更加充沛

肩關節做為臂弓的另一個弓梢,在拳式的動作演練過程中,既不能懈肩,也不能聳肩,應當沉肩。要想做到沉肩,首先要做到鬆肩,肩關節微微外展拉開,腋下空虛,使肩部的關節鬆活,肌肉鬆柔。松,是為了能去掉僵笨之蠻力,有鬆做基礎,沉肩才會勁力充足和運轉靈活。肩部是臂弓與身弓銜接的樞紐。通過沉肩,使身弓之勁能夠有效地傳遞到臂弓,從而,使臂弓之勁更加充實。

臂弓的坐腕、墜肘、沉肩要緊密聯繫在一起。坐腕與沈肩要保持相互呼應的對稱之態,墜肘要兼顧其兩側的弓梢,使弓背與弓梢之間沒有脫節之處,形成一個穩固的整體,只有這樣,才能把這張弓拉得圓滿而且有力。

身備五張弓,拳式無鬆懈,練拳不再難

二、身弓挺拔支撐八面穩其形

在拳架的身弓中,頸椎和骶椎是弓梢,腰椎是弓背。身弓,是拳架的主幹,它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上有臂弓,下連腿弓,因此說,它是拳架的核心,只有這張弓拉得挺拔有力,其它四張弓才能相互呼應而合成為一體。故拳諺說:「練拳不活腰,終究藝不高」。

頸椎做為身弓之梢,在拳式的動作過程中,要保持豎頸的姿態。頸部豎直,能使精氣貫頂,使頭部端正精神飽滿,拳架才會富有神韻。頸部豎直,但要忌諱僵直,應保持其扭轉的靈活性。豎頸,可以起到拉伸脊柱使其挺拔的作用,從而使身弓支撐起來,使拳架的勁力傳遞順暢,蓄發有力。豎頸,不是脖子硬挺,要做放鬆,要保持頸椎向前凸起的生理屈曲不被破壞,這樣,既有利於任督二脈的貫通,及十二正經的氣血運行和臟腑生理功能的發揮,又有利於拳架中身弓勁力的聚合和發放。

腰椎做為身弓的弓背,在拳式的動作演練過程中,要保持塌腰的姿態。

拳諺說:「低頭貓腰學藝不高」,因此,只有在拳架中做到了塌腰,才能充分體現出「太極拳的腰」在拳架中的主宰作用。通過塌腰,使身弓的弓背撐起,從而把頸椎和骶椎這兩個弓梢拉開,構成了一張圓滿有力的寶弓。塌腰,是建立在鬆腰基礎之上的;其次是在保持腰椎向前凸起屈曲的生理狀態下的一種豎直;塌腰,是腰椎既要有向上的挺拔之意,又要有向下的垂沉之意。這樣,拳架的身法旋轉鬆活靈敏,不損害人體生理機能,使拳架的上部虛靈下邊沉穩,有利於「氣沉丹田」的操作。塌腰,可以使腰桿挺拔堅固,能起到「中軸」不彎不晃的作用。拳諺說:「上下九節勁,節節腰中發」,這樣,不但把身弓拉圓了,而且還能把臂弓和腿弓的勁力聯貫為一體,使其起到勁力中轉站的樞紐作用。

骶椎做為身弓的另一個弓梢,在拳式動作的演練過程中要做到裡裹,骶椎在保持後凸屈曲的生理狀態下微微前送,以保持「尾閭中正」的姿態。人體的重心在骶椎這個立體區域(包括其前面的小腹),因此,做到了以上要求,在拳式動作的轉換過程中,不但拳架的外形穩固,而且內勁也會沉實有力。

要想把身弓撐地起、拉地開,除了頸椎要豎、腰椎要塌、骶椎要裹這些要領須做到以外,還要做到:一是在頸椎豎起的同時,頭部要以「虛領頂頸」的姿態相助,這樣,身弓之梢才有力。二是胸椎不要閒著,要在保持後凸屈曲的正常生理狀態下,使其做到「含胸拔背」的姿態,這樣,脊柱的每一節脊椎都積極地行動起來了,軀幹部位的這張身弓就完整無缺了,依此,經過長期的拳式演練,使人體的內氣充盛人斂於脊骨之中,最終達到「動牽往來氣貼背」(武禹襄的《打手要言》)的美妙拳境。三是除了在拳架中要做到塌腰之外,還要重視腰部「命門」(命門穴在第二腰椎棘突下)對於身弓的重要作用。在太極拳《十三勢行功歌訣》中的第一句,就開宗明義地闡明了「命門」在太極拳中的重要性,其說:「十三總勢莫輕視,命意源頭在腰隙」(腰隙指「命門」)。中醫講「腰為腎之府」,「命門之火」的盛衰能表明腎氣的盈與虧,因此,在拳式的旋腰轉脊的動作過程中,要以「命門」為拳架變化的軸心,這是「太極腰」的關鍵所在。這樣,習練者在不懈地拳藝修煉中,腎氣就會充足,腿弓之勁才能得到很好地向上傳遞,從而使拳架五張弓的勁力得到有序地傳遞和銜接,使身弓更加挺拔,起到支撐八面、穩固身形的作用。

身備五張弓,拳式無鬆懈,練拳不再難

三、腿弓沉穩邁步如貓行

在腿弓中,胯關節和踝關節分別是其上下兩個弓梢,膝關節是弓背,腿弓是拳架的根基,它的穩固,對拳架的整體實力起著很重要的作用,它是拳架勁力的起點,因此,武禹襄在《打手要言》中說:「其根在腳,發於腿,主宰於腰,形於手指。由腳而腿而腰,總須完整一氣」。這說明,只有以腿弓為勁力的源頭,再加之其它四弓的協調配合,才能發出五張弓的凝聚合力。

胯關節做為腿弓的弓梢,在拳式的。動作過程中要做到放鬆。胯關節是腿弓與身弓的結合處,所以說,只有做到了松胯,腿弓與身弓才能緊密相連不脫節;只有做到了松胯,腳蹬地所產生的反作用力才能順利傳遞到腰部進行重新分配;只有做到了松胯,拳式的旋腰轉脊才不致於出現僵硬的動作。

膝關節做為腿弓中重要的弓背,在拳式動作的演練過程中要做到扣膝。在定式時,兩膝要前後呼應或左右配合微微內扣,使膝部的勁力聚合而不散,這樣,胯部與踝部的勁力就能與其合成一體,使腿弓撐開拉圓。在動作變化過程中,腿向前弓時,膝部不能超出其腳尖。那樣,就會失去身體重心的平衡,就會破壞了腿弓勁力的合力,使整個拳架鬆散無力。

踝關節作為腿弓的另一個弓梢,在拳式動作的演練過程中既要穩固又要靈活。因為踝關節承受著人體自身的重量,所以需要拳架中的踝關節要穩固,以確保人體重心在拳式動作中的平衡。因為拳式動作中各種步型步法的輾轉、裡扣、外擺、內鉤、外撇等多種複雜的變化。所以還需要拳架中的踝關節要靈活,以確保拳式下肢動作反應的敏捷和攻防變化的迅速。踝關節,只有做到了既穩固又靈活的堅韌性,才能把足蹬地所產生的勁力順暢地向上傳遞,使腿弓的勁力充足沉穩。這樣,經長期苦練,拳架的下盤定能達到「邁步如貓行」的理想拳境。

太極拳的套路演練,有高架、中架和低架的不同練法,而無論那種架子,其根基都在腿弓上,只有做到扣膝圓襠,斂臀松胯,腳趾扼地、足心空的拳論要求,才能使胯關節與膝關節、踝關節之間構成一副沉穩有力弓態飽滿的好弓。

腿弓是樹根,身弓是樹幹,臂弓是樹梢,根深才能蒂固。因此,要特別注重腿弓的鍛煉。在拳式的動作轉換中,要使蹬腳、轉膝、旋胯的動作協調配合,相互關聯,沒有脫節之處,從而,使腿弓擰成一股紮實的整勁。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