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拳最難學的地方,應該是這?

運動大聯盟     2019年03月05日
太極拳最難學的地方,應該是這?

拳理拳法,古代拳譜已經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說明了,並不存在尚沒有公開的秘密需要誰來解密的。之前有的人所謂對太極拳的「解秘」無非是有名無實的吹噓、譁眾取寵的商業炒作甚至是欺詐而已。

太極拳古代拳譜明白說明太極拳的所有動作都是隨人而動形成的,並沒有某些外家拳那樣十分花俏奇異複雜的技巧的,就此而言,太極拳其實是簡單易學的。然而再簡單易學的動作也是有難度的。走路誰不會啊?不過走鋼絲也是走路,然而會在百米高空的峽谷之上走鋼絲的世界上有幾位?

其實,世界上任何技藝理法再清楚明白,學習都是有難度的;任何技藝要達到尖端更是難上加難;不然怎麼會有「學練者多如牛毛,成功者寥若晨星」之說呢?這種狀況不能改變嗎?當然不是。就像楊澄甫先生在《太極拳使用法》裡所說的,學習太極拳如果有正確的指導,就可以「一年習熟,五年練好」。

除此以外,求學者本人的思維或者稱為悟性也是關鍵,古代拳譜所說的「非有夙慧之人未能悟也」,都是練家子的感悟,並非嚇唬人的。要明白學太極拳之難,不下上青天。但一個人的初學悟性再好,也是需要培養提高的,一年時間往往達不到能夠完全理解太極拳理法要領的程度,所以,即使正確指導與悟性這兩個關鍵或者條件都具備了,「一年習熟」的太極拳往往還是一個外殼,這個外殼也可以成為外家拳的形式。

倘若花個四五年時間,又具備正確指導與悟性這兩個條件,就可以憑自悟自修提高功夫了。

太極拳最難學的地方,應該是這?

當然,太極拳「五年練好」的人也不意味著就達到頂峰了,這樣的人水平高低還是有差別的,還需要進一步學習提高,但就學會太極拳而言是已經達到了。這樣看來太極拳也是簡單易學的。

但如果正確指導與悟性這兩個條件沒有完全具備,這樣的人不僅不可能達到自修自悟的水平,而且如果離開了老師,對於太極拳的進一步合格與提高就會舉步維艱,甚至會始終原地徘徊、躑躅不前,甚至一輩子也不能完全進入太極拳之門。

如果認為矛盾是不能辯證統一的,以為圓就是圓、直就是直,以為相反只能相斥,不能相成,那麼,太極拳就是說不清楚的,要想學會,那就必然是難於上青天的了。其實,太極拳的簡單易學與復雜難學就是一個矛盾,就是說,太極拳的複雜難學其實質是簡單易學,而太極拳簡單易學的實質對於某些人會表現為複雜難學。

太極拳有許許多多似乎說不清楚的矛盾。聊舉數例於下。

(一)用力與不用力

太極拳最被人詬病的就是楊澄甫先生首先直白表述的所謂「不用力」。確確實實,按照正向思維一般常識,說肢體可以既活動又不用力這純粹是胡說八道。然而,宇宙世界上又確確實實存在許許多多的物體既活動又不用力的例子。比如坐在行駛的汽車裡的人雖然在不斷移動卻並沒有用力、抽動的鞭子鞭身本身也並沒有用力。

說太極拳客觀上不用力,雖然自己實際上確實已經最大限度地不用力了,但客觀地從精確的微觀而言還是存在靜止性用力的,不然的話,手臂能夠持續懸置是不可能的。那麼,究竟這不用力中用力的情況如何呢?只有到了太極拳研究現代化達到能夠分辨清楚具體一條條肌肉纖維的收縮情況了才能夠有準確的答案。不然,按照感覺,只能用「不用力」來表示。

除此以外,太極拳的明顯局部不用力(包括不用勁)還是必須要靠另外某些局部的用力、用勁發生傳遞形成的。比如活動手臂的不用力必須要依靠腰骶、腿腳的用力將這種用力傳遞過去,由於軀幹含胸拔背的帶動而形成的。這就同坐在行駛的汽車裡的人可以沒有用力是靠汽車有動力使得汽車行駛、抽動的鞭子鞭身可以沒有用力是靠握鞭把的手有用力發生是同樣的道理,換句話說,坐在行駛的汽車裡沒有用力的人是存在往前移動之力的、沒有用力的抽動中鞭子的鞭身是存在著抽動之力的,同樣,太極拳活動中沒有用力的手臂也是存在著活動之力的。

而且,不僅認為太極拳「不用力」是錯誤的人學不會太極拳,有的人一味講太極拳不用力、不用勁,認為凡是用力、用勁的就不是太極拳,這樣的人也是學不會太極拳的。

太極拳最難學的地方,應該是這?

(二)放鬆與未松

太極拳的根本是放鬆,太極拳無論是武術的還是養生健身的所有效果,都是由於放鬆,不用力就是為了實現放鬆,太極拳處處都要一心一意孜孜以求獲得最大限度的放鬆。

太極拳如果沒有放鬆,就根本不可能不用力、不頂抗地化解別人的攻擊,就不可能由腳而起爆發強大而又耗費較小體力的勁力。所以古代拳譜、楊澄甫先生都指出太極拳必須「松淨」。然而,實際上太極拳這種放鬆狀態往往會感到並沒有完完全全的放鬆。

如果真的完完全全的放鬆了,也就沒有掤勁了,那麼既開展又緊湊的姿勢體位就必然會被別人輕易破壞,就會任人擺布根本談不上保護自己攻擊別人了。比如兩肩雖然十分放鬆,表現為手臂能夠輕易被別人作用動靈活被動地上下活動,然而胸臂的夾角卻會由於軀幹的轉動使得別人是難以改變的,這種情況反映兩肩其實有些肌肉纖維並沒有放鬆,所以這是十分矛盾的,古代的太極拳先人只能用「似松未松」來表述。

(三)活動與未動

太極拳就是古代拳譜所說的「長拳者,如長江大河,滔滔不絕也」是活動的行為。然而太極拳不論是練習還是實際應用是必須十分追求近代楊澄甫先生等太極拳家所說的「不自動」的。對於這種「不自動」,太極拳古代拳譜表述為「動猶靜」。

這「靜」就是「不動」的意思。太極拳古代拳譜裡的「靜如山嶽,動若江河」、「切記:一動無有不動,一靜無有不靜」的意思與「動猶靜」的意思是完全相同的。就是對於太極拳而言,「動」與「靜」是同時發生的,「一動無有不動」與「一靜無有不靜」是同時的,「靜如山嶽」與「動若江河」也是同時的。

也就是肢體既是動的,又是不動的。這不是太矛盾了嗎?其實準確地說「動猶靜」、「不自動」就是沒有主動的被動。

太極拳的核心精髓、最難學的、需要尤其強調的就是這「動猶靜」、「不自動」的「不動」。所以太極拳古代拳譜要強調說:「神舒體靜,刻刻在心」,楊澄甫先生也要強調說:「練太極拳者不動手,動手便非太極拳」。

太極拳的「不動」集中體現於這「不動手」。學習太極拳尤其要追求動中求靜、追求動中的不動。通過正確的真正的推手鍛煉,可以真切地體會到這「不動手」最充分地體現了太極拳的放鬆與不用力,體會到只有「不動手」,才可能會處處始終保持自己既開展又緊湊的姿勢與體位,處處有攻擊別人的機會,處處可以遊刃有餘地不用力、不頂抗地化解別人的攻擊,這「不動手」實在是太重要了,太極拳所謂沾粘連隨的實質就是「不動手」。

非此,太極拳不用力、不頂抗的引進落空是不可能實施的,既體力消耗較小又強大的特殊發勁也是無法出現的。這被動與主動的量化情況究竟如何也只有等到太極拳研究的現代化到了一定高層次才能準確表述的。同樣,認為肢體要麼是動、要麼是靜,認為「不動手」是不可能的人要學會太極拳也是不可能的。

(四)外形與內在

太極拳的外形與內在是既存在著形如其內,同時又是存在著許多形內相反,還存在許多形形相反的。比如對於弓步狀態,許多人都認為前弓腳承擔較多的體重因此為實,後蹬腳承擔較少的體重因此為虛,太極拳這種情況是確實存在的。

但是,太極拳弓步絕大部分時間卻是後蹬腳承擔較多的體重因此為實,前弓腳承擔較少的體重因此為虛的。還有虛步變為弓步軀幹雖然往前移動,然而軀幹往前移動過程的始終卻必須是始終往後撐的。不僅軀幹前移必有後撐,而且軀乾後移必有前撐、軀幹左移必有右撐、軀幹右移必有左撐,這些都是內外相反的。

太極拳最難學的地方,應該是這?

(五)有根與無根

有根與無根自然是相反的,然而太極拳卻要求兩者必須是合一的。所謂「有根」是形容站立十分穩固,古代拳譜的「五指抓地」、「沉著」就反映了「有根」。近代有的太極拳家如鄭曼青先生則表述為「欲將足心貼地,進而則欲足陷入地……則我之足已有根矣」,甚至有的太極拳家稱之為足似「入地三尺」。

足有根的程度反映了站立沉穩的程度,對於任何武術都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如果站立不能沉穩,怎麼能夠有效攻擊別人與保護自己呢?然而任何武術移步輕靈也是性命攸關的重要。有的人練武術,沉穩有餘、輕靈不足,其它功力再強大、技巧再好也容易挨打敗北。所以太極拳古代拳譜尤其強調要「舉動輕靈」,如果不能舉動輕靈那就是古代拳譜所謂的「雙重之病」了。

而太極拳的沉著又是有賴於輕靈的。因為太極拳的沉著不僅僅是依靠體重與技巧,主要還是要使得別人難以將攻擊力作用到自己的身體重心,這就需要依靠另一腳的輕靈。所以,太極拳的沉著與輕靈是相互依存、相反相成的。如果認為既有根又無根是不可能的,太極拳自然是不可能真正學會的。

有的人以為太極拳是無根而不能有根,以為手臂完全被軀幹帶動、全身動作就如同是水浪的動態就是太極拳,其實是將太極拳的靈魂「隨人而動」完全摒棄了,這樣的拳是根本不能認為是太極拳的。

又比如太極拳手臂的活動軌跡往往表現為圓弧,但手腕對於身體某部位卻始終是表現為直線往返移動的,這圓弧與直線也是相反相成的。太極拳的所謂「引進」與「落空」也是如此,使得別人的攻擊往自己身軀外落空是必須依賴於使得別人的攻擊往自己身軀正中引進的,所以「引進」與「落空」也是相反相成的。

再如太極拳的攻擊與化解也是如此,太極拳的任何瞬間是可以既化解又攻擊的,攻擊與化解也是相反相成的。

還有太極拳既是牽一發而動全身一動無有不動的,同時又是難以牽動的;既是上下相隨全身節節連帶的,全身似乎節節脫開的;既是豎起往上的,又是沉墜往下的;既是開展往外的,又是緊湊合攏的;既是反映為柔的,又是反映為剛的都是相反相成。

還有太極拳所謂的「神內斂」與「用意」,太極拳的「神內斂」與「用意」必須是同時存在的,不然就不是太極拳。太極拳之所以有令人神往的養生健身效果與匪夷所思的武術效果,「神內斂」是十分重要的核心關鍵。

而「神內斂」就是無思無慮,這種情況也可以稱為「用真意」,因為古人所謂的「真意」就是無思無慮。太極拳所謂的「用意」就必然是包括了「用真意」的。也就是說「神內斂」與「用真意」其實是一回事。

這是因為太極拳每一矛盾的彼此都是有明白無誤判斷標準的。比如「不動手」就是手臂放鬆、不用力、毫無主動、被動、無所為的等等,有絲毫違反就不是「不動手」了;「動手」就是手臂在空間發生位置的移動或者轉動,如果毫無這樣的情況就不是「動手」;但太極拳同一手臂的「不動手」與「動手」確實又是同時的。

總而言之,太極拳的最難、消除太極拳之最難的方法,也就是太極拳的總規律,就是「反也者,道之動也」。這「反也者」的能夠認識、能夠同時掌握也就是王宗岳所說的「須知陰陽」與「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陰陽相濟」。如此,太極拳的最難之處也就消除了,就如王宗岳所說的從此就能夠「默識揣摩,漸至從心所欲」,「愈練愈精」了.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