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武術人的回憶-武術挖掘將中國武術推向深淵

運動大聯盟     2019年03月04日

編者按三十年前,國家體委耗巨資在全國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挖掘民間武術的運動,挖掘的資料堆積如山,這場運動,是功?是過?請看一位武術人的回憶!

三十多年後,回看80年那次全國武術挖掘整理工作,我們可以輕易指出其中不足之處,也不時有人出來批評幾句,或直白、或含蓄、或淺顯、或深刻,其實對過去的指責更多的是源於對當下中國武術現狀的不滿。

但是,只為圖一時口快的批評沒有任何意義,當代中國武術更需要從過去歷史中吸取教訓,用行動去扭轉現在的困局,而不是抱著過去的遺憾嘆氣。

我從70年代末開始練武術,學的就是五行通背拳,練習至今三十多年,我也從二十歲的毛頭小伙,變成現在兩鬢斑白的中年人,這三十年我看到了傳統武術的盛,但更多的是它的衰。

80年代初,大約到1985、6年,是動亂後至今武術的一個全盛時期。一部《霍元甲》和《一部少林寺>,勾起了多少青年的習武夢呀,那時候中山公園、史達林廣場、勞動公園一早一晚多少練武的,體委也大力提倡武術,邀請老拳師出來辦班較拳,師父家窗外掛著體委給的匾,黑底金字「通背拳社」,一掛就是20多年。1982、3年國家提出挖掘傳統武術,要繼承要發展,各省成立武術挖掘小組聯合各省體育院校,市級體委共同登門訪問老拳師,希望將藏在民間的拳譜,特殊兵器,套路功法上交國家,由專家統一研究,而且對於各拳種進行錄像。

大連通背拳當時是李增普先生負責聯繫的老拳師,並車接車送,到棒棰島表演錄像。留下了珍貴的資料,網上有大家應該都看過了,劉伯秧老先生是表演者中最年長的,也是修老晚期親傳弟子,拍掌用的最好,名動一時,老先生只表演了54手裡的第一趟,也彌足珍貴了,老爺子轉過年到蓋縣教拳,突發腦溢血去逝了,王連元先生,當年大連的四大金剛之一,表演了五行掌行狀和伸肩,看看他的中拳和展手劈山,功力非凡,因為不慎摔壞了腿,不久也去世了,這可能是他們留下的最後影像了。這種錄像拍攝全國各地武術界都在進行,大連還進行了六合螳螂拳、六合棍的錄像,瀋陽我曾見過翻子拳、鴛鴦拳、埋伏拳的錄像。當時,武術的前景一片光明,中年拳師們一個個摩拳擦掌,但是說實話,大部分老拳師還是在觀望,一是保守,一是文革的遭遇讓他們很多人心有餘悸。

遼寧通背拳挖整影像資料

好像是狄更斯說過「這是最好的年代,這也是最壞的年代」,武術後來的衰也正是這個盛期造成的。挖掘組都挖了什麼?大家都看過錄像了,除了幾個基礎功法外,全是套路,連單操都沒有,是沒錄?不是,剪了,挖掘組只重視套路,在棒棰島,王連元的兩位弟子表演了散手對打,真動手,兩人技法細膩,打出了通背縮小連綿巧,張培好師傅帶領弟子表演散手,我印象裡他穿件黃衣服,劃拉兩下就一個劈山打得徒弟口鼻流血,攝影的還說「真下手呀。」旁邊一位老師說「我們都這麼練」可是這些內容錄像裡怎麼沒有了呢,不能提倡動手,帶壞青年人怎麼辦,這是當時武術挖掘組里普遍的想法。

我知道的幾位遼寧挖掘組的老師都不是真正的學武術出身,半路出家,外行指導內行,是最大的問題,怕把技擊內容推廣出去,社會上打架鬥毆之風被領導怪罪到自己頭上怎麼辦?這是一位當年挖掘組的組員後來對我講的。

大量的套路被拿到體院研究、學習,很多錄下來的單操功法技擊卻被束之高閣,無人問津,與灰塵作伴了。讓不讓人痛心呀。從那之後,全國的武術比賽套路日益翻新,動作難度也越來越大。全國出現了一批套路高手,風靡武術界,很多人還辦武校,教徒弟,套路表演越好,武術練得越好,雲南的沙國政先生隨修老學過通背拳,他帶領弟子和學生一起創編了通背拳比賽的套路,歸在二類拳裡,吸收了長拳的夜行步,旋子,騰躍等動作,加大表演難度,滿場飛奔,讓人眼花繚亂,結果那幾年全國比賽通背拳的冠軍全是雲南、貴州、四川幾省的選手,遼寧的靠邊站,那時有人問過師父咱們也加這些動作,得分多,師父說:我師父教我時沒這些。84年左右吧,曾在東北學過少林拳的日本人宗道臣帶領弟子到嵩山少林寺歸宗,並在少林寺、鄭州、北京進行表演,有雙人技擊內容,純是散手,精彩紛呈,表演後在三地要求與中國拳師交流,無人敢應,宗道臣回國後對媒體說真正的少林拳在日本而不在中國了。這件事讓中央主抓體育的領導很生氣,要求盡快挖掘傳統武術的技擊功能,一挖掘發現院校裡的武術運動員包括教練根本不會技擊,還得在民間找,先在上海北京找了一些當年的名家子弟傳人,這時也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了,一起研究探討,半年下來,發現他們研究出的東西也沒有什麼技擊性,最有名的是兩位八卦掌名家,為一些門派的事吵起來,直至動手,結果兩人打得猶如潑婦,一位領導當即拍案而去,這些名家也被陸續遣散回家了。之後,聽從一些人的建議,體委從各地找了當年中央國術館,各省地方國術館的畢業生們,這些人也都花甲之年,但是當年都有真本事,真能動手,為什麼默默無聞,全是政治原因了,真正能動手的人,民國時往往也都會被軍隊特情之類的部門吸收了,自然解放後會有政治方面的問題,這些老先生現身說法,覺得要想技擊,還得從技擊裡找技術,於是全國又開展了各種實戰散手比賽,這些老師傅們觀摩,又和院校師生一起從中提取實用的,使用頻率高的技術,加以提煉,形成現在散手的雛形,我記得當時那些老先生的學生里有刁雲太,為散手推廣起了很大作用。

一個武術人的回憶-武術挖掘將中國武術推向深淵

早期的散手還認武術為宗,練習一些武術的內容,還有掌法,肘法,拿法,擒法等,後來慢慢地因為比賽規則和環境因素,變成了現在的直擺勾,鞭蹬踹,散手練習者也開始歧視傳統武術,看不起傳統武術,中國武術逐漸分成了散手,套路表演,民間傳統三塊。套路表演存為運動,和舞蹈同類,無須多言。

散手與傳統是矛盾較多的,因為兩方面都覺得自己能實戰,散手不用說一定能,這點傳統也承認,散手認為傳統不能動,傳統認為自己能動,而且比起散手來博大精深,文化底蘊雄厚,那為什麼打不過散手,因為我們傳統是民間的嗎?不能像職業運動員那麼多時間練習?要我說,傳統武術民間愛好者一天練兩個小時,散手民間愛好者一天也練兩個小時,一年後,民間還打不過散手,為什麼,練傳統的一天倆小時練什麼,基本功,單操,套路,全是技術動作,散手練什麼,半小時技術動作,一小時身體素質,半小時實戰對抗,差哪了?

練傳統武術的打不打實戰?,就咱網上這些朋友來說,都誰天天打實戰的,天天練拳的可能有,天天打實戰的,有嗎?一個星期能打一次我想就不錯了,是戴上套子散開打,不是餵手啊,散開打。你要練散手,基本上兩天就得打一次,一周三次,一年是150次,傳統呢,一年有50次就很不錯了,差著100次呢,你的心理素質,你的經驗都差得遠了,你怎麼跟人家打,所以練傳統的往往在自己圈子裡稱稱王,真要拿出來溜溜,未必行。

更多運動相關知識,請多多關注粉絲團「運動大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