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53個咖啡產地咖啡介紹,咖啡愛好者收藏備查!

無所不談     2020年07月01日

一。哥斯大黎加咖啡

顆粒飽滿、酸度理想、香味獨特濃烈

哥斯大黎加的塔拉蘇(Tarrazu)是世界上主要的咖啡產地之一,所產咖啡風味清淡純正,香氣怡人。哥斯大黎加的火山土壤十分肥沃,而且排水性好,是中美洲第一個因商業價值而種植咖啡和香蕉的國家。咖啡和香蕉是該國的主要出口商品。1729年,咖啡從古巴引入哥斯大黎加,時至今日,其咖啡工業已是世界上組織最完善的工業之一,產量高達每公頃1700公斤。哥斯大黎加人口僅有350萬,而咖啡樹卻多達4億顆,咖啡出口額佔據該國出口總額的25%。哥斯大黎加也受益於設立在塔拉甦的中美洲農業研究學會(Turrialba of the CentralAmerican Agricultural Research Institute,簡稱IAAC),它是一個重要的國際研究中心。

優質的哥斯大黎加咖啡被稱為「特硬豆」,此種咖啡可以在海拔1500米以上生長。海拔高度對於咖啡種植者來說一直都是個問題。海拔越高咖啡豆越好,這不僅是因為較高海拔能增加咖啡豆的酸度從而增加風味,而且也由於較高海拔處的夜晚溫度低,可使樹木生長緩慢,從而使咖啡豆的風味更濃郁。另外,由於高海拔的落差造成充足的降雨量,對咖啡樹的生長也十分有利。然而,雖然在海拔較高的地帶種植咖啡有諸多優點,但必須考慮到因此而增加的額外運輸費用,這很可能使生產咖啡變得無利可圖。哥斯大黎加的咖啡業已採用新技術來增加效率,其中包括使用「電眼」來選豆並識別出尺寸不規則的咖啡豆。

在哥斯大黎加,人們從牛車上卸下咖啡果

塔拉蘇位於該國首都聖何塞(San José)的南部,它是該國最受重視的咖啡種植地之一。「塔拉蘇拉美他」(La Minita Tarrazu)的咖啡是當地名產,但生產數量有限,大約每年72600公斤,它是一塊叫「拉美他」(La Minita)的土地上種植的,土地為英國麥卡爾平(McAlpine)家族的最近三代人所有。事實上,這塊土地每年可生產450多噸咖啡。但是塔拉蘇拉美他咖啡的種植並沒有使用人造肥料或滅蟲劑,它的收割和挑選全由手工完成,這樣做的原因是為避免空氣噴射挑選法在某種程度上對咖啡豆造成的損傷。

值得提及的其他咖啡還有:胡安維那斯(Juan Vinas,PR)、圖爾農(H.Tournon)、危德米爾(Windmill,SHB)、蒙迪貝洛(Monte bello)和聖羅莎( Ssnta Rosa)。上等咖啡一般生長在埃雷迪亞(Geredia)和中部峽谷。另一種引人注目的咖啡是薩奇(Sarchi)咖啡(薩奇正是代表哥斯大黎加「咖啡之路」的5個城鎮之一),它生長在離聖何賽53公里遠的波阿斯火山(Poas Volcano)的山坡上。薩奇公司創立於1949年,其土地面積為30770公頃,種植甘蔗和咖啡。這一地區還以手工藝品而聞名,吸引著世界各地的遊客。

該國的咖啡工業原來是由哥斯大黎加咖啡工業公司(Instituto del Café deCosta Rica,簡寫ICAFE)控制的,現已經被咖啡官方委員會(Oficinadel Café)接管。在出口的咖啡中,那些被認為質量不合格的產品用藍色植物染料著色後,再轉回國內銷售。在國內消費的咖啡(染成藍色的或未被染色的)大約佔總產量的10%,當地人均咖啡消費是義大利或美國的兩倍。

二。古巴咖啡

如果這個生產上等於雪茄的國家沒有上等的咖啡與之相配,那肯定會令人感到惋惜的

古巴(Cuba)最好的咖啡是圖基諾(Turquino)或特級圖基諾(Extra Turquino)。圖基諾是一個咖啡級別而不是一個地名,正如藍山咖啡(Blue Mountain)一樣。這種咖啡風味純正,顆粒適中,因為種植在海拔較低的地方,所以其酸度低於種植在中美洲的許多咖啡。

假如不受政治氣候的影響,毫無疑問古巴將成為美國和日本的咖啡重要供應地。

三。多米尼加

美味香甜,顆粒飽滿的咖啡

多米尼亞共和國(Dominican Republic)與海地為鄰,二者擁有伊斯帕尼奧拉島(Hispaniola)。像它的鄰居一樣,多米尼加共和國也曾有過革命和貧窮的歷史,但現在已經實行了民主選舉,國家也相對穩定。在18世紀早期,咖啡開始在多米尼加共和國種植,最好的生產地是西南部的巴拉奧納(Barahona)地區,但是洪卡力托(Juncalito)和奧科亞(Ocoa)也出產一種上等的咖啡――聖多明各(Santo

Domingo)咖啡,其特點是清新淡雅、顆粒飽滿、酸度極佳、香味怡人,所以物有所值。與海地生產的咖啡不同,多米尼加共和國種植的咖啡大多數都被洗過,這也是高品質的象徵。

四。薩爾瓦多

獨一無二,口味溫和的咖啡。

薩爾瓦多(El Salvador)是中美洲的小國之一,人口十分密集。其咖啡的風味特色是均衡度極好。今天,這種咖啡佔全國出口量的40%。質地最優的咖啡在1月到3月出後35%的特硬豆出口德國。

90年代初,游擊戰爭大大地破壞了該國的國民經濟,使咖啡的產量從70年代初的350萬袋下降到1990~1991年的250萬袋。該國東部受游擊戰爭影響最大,許多農夫和工人,被迫離開莊園。資金短缺致使咖啡產量大跌,由過去的每公頃產量1200公斤下降到今天的每公頃產量不足900公斤。此外,政府1986年對出口咖啡額外收取15%的關稅,即在現存30%的稅收之外再徵收15%。稅收連同不利的互兌率,使咖啡出口極度減少,質量也隨之下降。政府終於認識到咖啡在國民經濟中的巨大作用,例如:解決就業、賺取外彙和發展農業等,因此在1990年把部分咖啡出口工業私有化,希望以此增加咖啡在出口市場中的所得率。在薩爾瓦多地區的庫斯卡巴帕(Cuscacbapa),已打好包裝的咖啡豆即將出口薩爾瓦多的咖啡是中美洲的特產,該地咖啡體輕、芳香、純正、略酸。與瓜地馬拉和哥斯大黎加一樣,薩爾瓦多的咖啡依據海拔高度進行等級劃分,海拔越高,咖啡越好。最好的品牌是匹普(Pipil),這是阿茲別克――瑪雅人(AztecMayan)對咖啡的稱呼,它已經取得了美國有機物證明學會(Organic CertifiedInstitute of America)的認可。另一種稀有的咖啡是帕克馬拉(Pacamara)咖啡,它是帕卡斯(Pacas)咖啡和馬拉戈日皮(Maragogype)咖啡的雜交品種。該咖啡的最佳產地位於薩爾瓦多西部,同與瓜地馬拉邊界相近的聖安娜(Santa Ana)相鄰。帕克馬拉咖啡顆粒飽滿,當香味不太濃。

五。瓜德羅普

良好的咖啡生產遭到自然災害的影響加勒比海的這群島嶼過去是咖啡的重要產地。1789年,500公頃土地上的100多萬棵咖啡樹產量達4000噸,而今天,只有150公頃的土地用於種植咖啡。這一下降的原因可歸於甘蔗和香蕉生產的增加和1996年愛尼斯颶風(Hurricane Ines)對咖啡樹的破壞。政治原因包括1962~1965年進行的土地重新分配,這造成了咖啡生產的巨大損失。與香蕉和甘蔗種植相比,咖啡種植所需的工時更多,而且更需要資金。過去瓜德羅普島(Guadeloupe)是咖啡最好的產地,但現在已不出口咖啡了。博尼菲爾(Bonifieur)被定為是該地質量最好的咖啡,這是一個咖啡史上曾引以為榮的名字。

六。瓜地馬拉

這裡的特硬咖啡豆顆粒飽滿,美味均衡,用其調製的咖啡純正濃郁瓜地馬拉(Guatemala)咖啡曾享有世界上品質最佳咖啡的聲望,但質量也曾一度下降。然而,令人高興的是其聲望正在逐步挽回。

1750年,傑蘇伊特(Jesuit)神父將咖啡樹引種到瓜地馬拉,19世紀末德國殖民著發展了此地的咖啡工業。今天,咖啡業的大部分生產都在該國的南部進行。在這裡,馬德雷(Sierra Madre)火山的山坡為種植上等的咖啡豆提供了理想的條件,高海拔地帶生長的咖啡生機盎然。與其他種類的咖啡相比,品評家更喜歡這種具有香料味道的混合風味咖啡。此地的特硬咖啡豆更是難得一見的好咖啡,它顆粒飽滿,味美可口,酸度均衡。另外,其巨型咖啡豆也使瓜地馬拉倍受關注。咖啡業曾使該國繁榮,如今仍在國民經濟中佔據著統治地位。但不幸的是,國內的政治情況不利於咖啡種植者。高產量通常是一個國家總體經濟繁榮的標誌。然而,瓜地馬拉現在的咖啡產量已相對下降,每公頃只有700公斤,而薩爾瓦多的產量為每公頃900公斤,哥斯大黎加的產量更是驚人,每公頃高達1700公斤。瓜地馬拉咖啡出口貿易控制在私人公司手中,但國家咖啡委員會(Asociacion Nacional de Cafe)控制著咖啡工業的其他部門。目前瓜地馬拉一些質地最優的咖啡出口日本,在那裡,每杯咖啡賣到3~4美元。大多數的小規模生產者是瑪雅人(Mayan)的後裔,他們喜歡杯稱為當地人。目前,他們還受益於一個美國資助的項目,當地人稱之為「工程(The Project)」的項目,該項目計劃投資250萬美元,鼓勵開辦小型的高品質咖啡種植園。瓜地馬拉盛產優質咖啡的主要地區是阿蒂特蘭湖(Lake Atitlan)和韋韋特南戈(Huehuentenango)。該項目的目的是幫助克復困擾著世界咖啡業的高產低質的惡性循環。例如,波旁(Bourbon)樹比新型矮樹長得高,且咖啡豆結得少,雖然他們都屬於阿拉伯咖啡品種,但波旁樹產出的咖啡豆更好,也更受美食家的歡迎。這個項目也希望能鼓勵當地生產者自行加工咖啡豆,因為現在大部分咖啡果賣給了中間商,如果咖啡加工可在當地的工廠進行,那麼其價值甚至質量可能就會得到提高。

安提瓜島(Antigua)也是咖啡的著名產地。安提瓜島的咖啡產於卡馬那莊園(Hacienda Carmona),該處品質最佳的咖啡是愛爾普卡(EL Pulcal)它不僅質量好,而且比瓜地馬拉的其他咖啡味道更濃郁、口感更豐富、菸草味更重。每隔30年左右,安提瓜島附近地區就要遭受一次火山爆發的侵襲,這給本來就富饒的土地提供了更多的氮,而且充足的降雨和陽光使這個地方更適於種植咖啡。其他的咖啡產地還有:聖馬科(San Marco)、奧連特-科萬(Oriente &Coban)、帕爾卡(Palcya)、馬塔克斯昆特拉(Mataquescuintia)和位於薩卡帕(Zacapa )的拉曼(LaUman)等。特種咖啡協會的建立意味著瓜地馬拉政府開始對高品質咖啡予以關注,而為之作出的努力將會很快取得成效。

七。海地

來自有政治麻煩之國土的上好咖啡儘管存在著眾人皆知的問題,而且咖啡的質量在時好時壞地波動,但海地(Haiti)仍然試圖生產出一些高質量的咖啡。海地生產的大部分咖啡是在純天然的狀態下生長的,這並非有意而是物質短缺的結果,其原因是農民們太窮買不起殺菌劑、除蟲劑和化肥。海地主要的咖啡種植區是該國的北部。與其他國家相比,海地咖啡的品牌、等級和種類更繁多。在日本,海地咖啡被摻入牙買加藍山咖啡中,從而使藍山咖啡味道更加濃郁。海地咖啡顆粒飽滿,風味濃郁,酸度由中到低,口感比較溫和。

八。宏都拉斯

總的來說,宏都拉斯咖啡聲譽頗佳,適用於混合咖啡。宏都拉斯(Honduras)的咖啡是從薩爾瓦多傳入的。宏都拉斯生產高酸性優質咖啡。像其他地方一樣,宏都拉斯的咖啡等級依據海拔高度而定:在海拔700~1000米地帶種植的咖啡屬於中等,海拔1000~1500米地帶種植的咖啡屬於上乘,海拔1500~2000米的咖啡屬於特等。1975年巴西霜凍之後,宏都拉斯的咖啡產量顯著提高,20年內從50萬袋增加到180萬袋。咖啡銹病(Rust)對該國咖啡是一個很大的危害,尤其是該國東部,銹病更為嚴重,而用於治療這種疾病的藥物噴劑則對提高咖啡產量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宏都拉斯所有咖啡都由個體運輸商發貨出口,大都出口到美國和德國。

九。牙買加

牙買加藍山咖啡是世界上最好大咖啡嗎?聽說過牙買加(Jamaica)藍山咖啡的人幾乎都知道它是世界上最貴的咖啡,但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這是為什麼。如同勞斯萊斯(Rolls-Royce)汽車和斯特拉迪瓦里製造的小提琴(Stradivarius

Violin)一樣,當某種東西獲得「世界上最好」的聲望時,這一聲望往往使它形成了自己的特色,並變成一個永世的神話。最好的藍山咖啡無疑是所能得到的最好的咖啡之一。雖然價格能保證藍山咖啡的供應,但並不能相同地保證該咖啡有最好的風味。還值得注意的是,這中咖啡喝起來要比看上去昂貴。要想品嚐到它最好的風味,所放入的咖啡豆必須比飲用其他咖啡時多,否則風味就有點名不符實,所以體現風味的真正費用就在於它要比價格僅次於它的咖啡多加10%~15%的咖啡豆。據說,真正的藍山咖啡是由當地最好的生咖啡豆製成的,這正是品嚐家的樂趣所在。它的風味濃郁、均衡、富有水果味和酸味,能滿足人們的各種需要。除此之外,優質新鮮的藍山咖啡風味特別持久,就像飲酒人所說的那樣――回味無窮。仔細了解一下藍山咖啡的神話是必要的,因為過去的形象和今天的現實經常不是一致的。1725年,尼古拉勞斯爵士(Sir Nicholas Lawes)將第一批藍山咖啡種從馬提尼克島(Martinique)帶到牙買加,種植在聖安德魯(St.Andrew)地區。今天的聖安德魯產區仍然是藍山咖啡的三大產區之一,其他兩大產區是波特蘭(Portland)產區和聖托馬斯(St.. Thomas)產區。8年內,牙買加出口的純正咖啡達375噸多。1932年,咖啡生產達到高峰,收穫的咖啡多達15000多噸。但到1948年,咖啡質量已經下降,加拿大購買商拒絕在續合同,為此牙買加政府成立了咖啡工業委員會,以挽救頂級咖啡的命運。到1969年,情況得到了改善,因為利用日本貸款改善了生產質量,從而保證了市場。即使在1969年,日本咖啡飲用者也還願意為這種咖啡付保險金,而如今,這種咖啡已達到了被狂熱喜愛的地步。到1981年,牙買加又有1500公頃左右的土地被開墾用於種植咖啡,隨後又投資開發了另外6000公頃咖啡地。事實上,今天的藍山地區是一個僅有6000公頃種植面積的小地方,不能所有標有「藍山」字樣的咖啡都在那裡種植。另外的12000公頃土地用於種植其他兩種類型的咖啡(非藍山咖啡):高山頂級咖啡(High MountainSupreme)和牙買加咖啡(Prime Washed Jamaican)。

真正的藍山咖啡是世界上種植條件最優越的咖啡之一,牙買加的天氣、地質結構和地勢共同提供了得天獨厚的理想場所。橫貫牙買加的山脊一直延伸至小島東部,藍山山脈高達2100米以上。天氣涼爽、多霧、降雨頻繁,使得這方富饒的土地雨水調和。在這里人們使用混合種植法種植咖啡樹,使之在梯田裡與香蕉樹和鱷梨樹相依相傍。一些小莊園也種植藍山咖啡,如:瓦倫福德莊園(Wallenford Estate)、銀山莊園(Silver Hill Estate)和馬丁內斯(J.Martinez)的亞特蘭大莊園(Atlanta Estate)等。即使是這個地區最大的莊園主,按國際標準來算,也屬於小規模種植,其中許多莊園主是小土地擁有者,他們的家族已經在這塊土地上勞作了兩個世紀。牙買加的咖啡業面臨著一系列的問題,比如:颶風的影響,勞作費用的增加和梯田難於進行機械化作業等。許多小莊園和農場很難進行合理化種植。然而,藍山咖啡是那些重視信譽的咖啡零售商不論怎麼樣都要庫存一些的咖啡。英國一位主要零售商說:不管價格如何,他將持續不斷地全年出售藍山咖啡,因為他有許多隻認「藍山」的顧客。現在,收穫後的藍山咖啡90%為日本人所購買。在1992年,牙買加賣給日本688噸藍山咖啡,賣給美國75噸,賣給英國59噸。現在由於世界其他地方只能獲得藍山咖啡產量的10%,因此不管價格高低,藍山咖啡總是供不應求。在英國,很多年來,朗福德兄弟(Langford Brothers)公司是唯一的供應商。後來埃德蒙茲集團(Edmonds Group)也得到了牙買加薩爾達食品公司(Salda

Foods)提供貨源。

藍山咖啡與其他咖啡在運輸方面的區別是,它用容量70公斤的木桶運輸,這是瓜德羅普島上個世紀所生產的博尼菲爾(Bonifieur)木桶的仿製品。這種木桶最初用於裝載從英國運往牙買加的麵粉,通常帶有商標名和生產廠家的名稱。咖啡業委員會為所有的純正牙買加咖啡發放證書,並在出口前蓋上認可章。

十。馬提尼克島

美洲咖啡的搖籃

馬提尼克島(Martinique)是個小島,也是中美洲咖啡的發源地,但是它今天的咖啡產量卻很少。西半球的第一棵咖啡樹是在18世紀20年代初由德克利(Gabriel Mathieu de Clieu)從法國帶來的。德克利早年是馬提尼克島的海軍軍官,他帶回一棵咖啡樹,把它栽種在普里切(Prechear),第一次收成是在1726年。隨後,咖啡從馬提尼克島又傳入海地、多米尼加共和國和瓜德羅普島。據記載,1777年馬提尼克島的咖啡樹就達18791680棵。

馬提尼克島上的咖啡樹見證了一個產業的成長及毀滅的歷史。今天該島主要出口香蕉、甘蔗和菠蘿。

十一。墨西哥

來自世界第四大咖啡生產國的咖啡,幼滑而芳香世界上第四大咖啡生產地墨西哥,年產咖啡約500萬袋。其大部分咖啡是由近10萬戶的小耕農生產的,曾經操縱咖啡業的大莊園已不多見了。墨西哥咖啡每公頃產量為630公斤左右。後來墨西哥咖啡協會(Instituto Mexicano del Café,簡稱Inmecafe)控制了咖啡業。咖啡協會即控制著咖啡種植,也控制著11月起就可出口的咖啡豆的市場。協會為農民提供最低收購價格、技術建議和其他幫助。但從1991年起,咖啡協會的活動已有所減少,它的職能還可能進一步減弱。

咖啡協議(Coffee Agreement)的瓦解和價格支持的消失,實際上是幫助了一些生產者,因為這迫使他們發展各自的品牌,並取得與國外市場更緊密的聯繫,而加拿大、美國和墨西哥之間的NAFTA協議將進一步幫助墨西哥產品出口到北美.。一些人認為最好的巨型咖啡豆產於墨西哥而不是產於瓜地馬拉,但兩地咖啡豆的供應和質量都可能變化,被稱為馬拉戈日皮(Maragogype)的咖啡豆顆粒大,所產咖啡柔滑、醇厚、芳香誘人。農民的貧窮造成了大多數咖啡靠自然條件生長,即:不使用除蟲劑或化肥等化學製劑。墨西哥最好的咖啡產地是該國南部的恰帕斯(Chiapas),這裡種植的咖啡品種包括塔潘楚拉(Tapanchula)和維斯特拉(Huixtla)。瓦哈卡(Oaxaca)地區也出產上等咖啡豆,靠自然條件生長的普盧馬科伊斯特派克(Pluma Coixtepec)咖啡豆是其中極品。瓦哈卡地區還出產阿爾圖拉奧里薩巴(Altura Orizaba)咖啡和阿爾圖拉瓦圖斯科(Altura Huatusco)咖啡。阿爾圖拉科阿塔派克(Altura Coatapec)地區出產韋拉克魯斯(Veracruz)咖啡。墨西哥最好的巨型咖啡豆是利基丹巴爾(Liquidambar MS)咖啡豆。

十二。尼加拉瓜

極佳的尼加拉瓜咖啡在世界上位居前列,它溫和可口,顆粒適中,十分芳香。在許多國家,由於政治原因,咖啡生產受到嚴重影響。尼加拉瓜咖啡業也不例外。1979年的革命使咖啡種植園主被迫逃往邁阿蜜(Miami)。隨後是一段舉棋不定的日子,政府曾考慮是否重新分配土地(其中包括許多種植園),這樣就導致了咖啡供應不足,產量下降,由70年代初的100多萬袋降到1990年的不足60萬袋。現在政府已開放咖啡業,私人業主掌握了市場。上乘的尼加拉瓜咖啡種植在該國的北部和中部,最好的咖啡產於馬塔加爾帕(Matagalpa)的西諾特加(Jinotega)和新塞哥維亞(Nuevo

Segovia)。上乘的尼加拉瓜咖啡歸入中埃斯特里克塔曼特阿爾圖拉(Central Estrictamendte

Altura)咖啡類,它酸度適中,芳香可口,十分令人喜愛。質量較差的咖啡豆則被廣泛用於混合咖啡。

十三。巴拿馬

高地種植的咖啡絕對優質,唯種植園咖啡還沒有上市。

巴拿馬(Panama)咖啡很柔滑、重量輕而且酸味均衡,其優質咖啡豆風味純正、極富特色。每年出口的第一批咖啡在11月份啟運,幾乎全部優質咖啡豆都運往法國和芬蘭。

上等的咖啡種植在該國北部,即靠近哥斯大黎加、臨近太平洋一帶。奇里基(Chiriqui)省博克特(Boquet)區生產的咖啡很有名,其他地區則有大衛(David)區,瑞馬西門圖(Remacimeinto)區、布加巴(Bugaba)區和托萊( Tole)區。

被品評家們認可的博爾坎巴魯咖啡(Café Volcan Baru)勢頭看好,該咖啡品質特佳,1994年的產量達2000袋,佔全國總產量的1%。

十四。波多黎各

堯科特選咖啡是世間極品

1736年,咖啡樹就從馬提尼克引入波多黎各(Puertp Rico)。早期的咖啡大都是由科西嘉(Corsica)移民種植的。到1896年,波多黎各咖啡出口量在世界上佔第六位,大多數咖啡運往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和古巴。19世紀咖啡莊園一度繁榮,但是甘蔗與藥物種植業的興起以及颶風侵襲和戰爭的影響又使咖啡業滯後不前,目前正在復蘇。

波多黎各實行低工資制,1991年人均小時工資為4.20美元。儘管如此,其體力勞動者的收入還是比其他許多咖啡生產國勞動者的收入高,只要夏威夷和牙買加與之相當。波多黎各咖啡業所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在加勒比海地區,波多黎各人文化素質相對較高,因此有較好的就業前景。堯科特選咖啡僅在該島國西南部的三個農場種植,其口味芳香濃烈,飲後回味悠長。這種咖啡售價很高,香味可與世上其他任何咖啡品種相媲美。在堯科(Yauco)地區,該咖啡歸當地的種植園主擁有並經營。這裡的山區氣候溫和,植物有較長的成熟期(從10月到次年2月),土質為優質粘土。這裡種植一些老品種的阿拉伯咖啡豆,儘管產量較其他品種低,但普遍優質。這裡的人們一直採用一種保護生態、精耕細作的種植方法,只使用一些低毒的化肥和化學藥劑,並採取混合作物種植措施,從而使土壤更加肥沃。到了採摘咖啡豆的時候,人們在咖啡樹間來回穿行,只採摘完全成熟的咖啡豆,然後還要將它們放入滾筒式裝置中洗上48小時。

今天,波多黎各的美食咖啡已出口到美國、法國和日本。該國咖啡一般都精心種植,味純、芳香、顆粒重、其中極品更居於世界名牌之列。最上乘的咖啡是堯科特選(Yauco Selecto),「Selecto」即「挑選」之意。大拉雷斯堯科咖啡(Grand Lares Yauco)出產於該島的西南部,拉雷斯咖啡出產於中南部。

堯科特選咖啡僅在該島國西南部的三個農場種植,其口味芳香濃烈,飲後回味悠長。這種咖啡售價很高,香味可與世上其他任何咖啡品種相媲美。在堯科(Yauco)地區,該咖啡歸當地的種植園主擁有並經營。這裡的山區氣候溫和,植物有較長的成熟期(從10月到次年2月),土質為優質粘土。這裡種植一些老品種的阿拉伯咖啡豆,儘管產量較其他品種低,但普遍優質。這裡的人們一直採用一種保護生態、精耕細作的種植方法,只使用一些低毒的化肥和化學藥劑,並採取混合作物種植措施,從而使土壤更加肥沃。到了採摘咖啡豆的時候,人們在咖啡樹間來回穿行,只採摘完全成熟的咖啡豆,然後還要將它們放入滾筒式裝置中洗上48小時。

堯科特選咖啡豆在運售之前一直是帶殼保存的,直到訂貨發運時才將外皮去掉,以確保咖啡的最佳新鮮度。在貨物提交時,美國政府的相關工作人員,如FDA和USEA,也會在場,他們的工作時監督生產者是否遵守了聯邦法令。還有些來自地方鑑評委員會的工作人員,他們從每50袋中抽取1袋作為樣品,並使用國際量器對其進行品質鑑定。

埃斯科基多`堯科(Escogido Yauco)代理行的總裁――福爾圖諾(Jaime Fortuńo)每年都會默默地關注這一切工作,甚至極微小的細節。福爾圖諾是投資銀行家,畢業於哈佛商學院。他當初決意抓住一切機會開闢出一個波多黎各頂級咖啡市場。他預計每年最高產量3000袋,每袋45公斤,這還不到全島咖啡總產量的的1%。

堯科特選是令人著迷的咖啡,它風味俱全,無苦味,富含營養,果味濃郁,值得品味。就連在英國哈羅蓋特市(Harrogate)的泰勒斯(Taylors)也曾進口過50袋堯科特選咖啡。

十五。玻利維亞

過去玻利維亞的咖啡樹常種在花園的周圍充當樹籬,起花木裝飾作用。真正的商業生產從20世紀50年代早期才開始。1957年的大霜凍嚴重地損害了巴西的咖啡業,而玻利維亞(Bolivia)卻從中受益,迅速發展起來。玻利維亞咖啡在海拔180~670米的高處種植,其中的阿拉伯水洗咖啡豆出口到德國和瑞典,其味道並非當今最好的,而且帶點苦味。

十六。巴西

巴西被形像地比喻為咖啡世界的「巨人」和「君主」。那兒大約有39億7千萬棵咖啡樹,小農場主們現在種植的咖啡佔全國總產量的75%。巴西從事咖啡生產的人數是哥倫比亞的2倍甚至3倍,而哥倫比亞是世界上第二大咖啡生產國。

與以往不同的是,巴西現在的經濟較少依賴咖啡,咖啡僅佔國民生產總值的8%~10%。在二戰前,巴西咖啡總產量佔全世界的50%甚至更多,現在接近30%,但是該國對全世界咖啡的影響,尤其是對咖啡價格的影響,卻是舉足輕重的,例如1994年的兩次霜害就曾引起全球咖啡價格的暴漲。自1720年從法屬圭亞那(Guyana)引進咖啡樹以來,咖啡生產逐漸變成一門科學。1990年前,巴西政府對咖啡業進行嚴格的監控,既有嚴厲的干涉又有價格保護措施,而且國家一直對農民實行最低價格保護措施,以至造成咖啡生產過剩。二戰前一段時間,剩餘存貨多達7800萬袋,後來不得不將其用火燒掉或投入水中毀掉。自1990年以來自由市場開放,原來的「巴西咖啡管理局」(IBC)被國家的非投資行政機構――國家經濟協會取代,該協會奉行不干涉政策,允許生產者與出口商直接洽談。出口商的經營活動由政府立法監督,有關部門對合法的出口商予以登記。

由於巴西咖啡種類繁多,不能只用「巴西咖啡」(Brazilian)一詞便囊而括之。正如其他阿拉伯咖啡一樣,巴西咖啡被成為「Brazils」以區別於「Milds」咖啡。絕大多數巴西咖啡未經清洗而且是曬乾的,它們根據產地州名和運輸港進行分類。巴西有21個州,17個州出產咖啡,但其中有4個州的產量最大,加起來佔全國總產量的98%,它們是:巴拉那(Parana)州、聖保羅(Sao Paulo)州、米拉斯吉拉斯(Minas Gerais)州和聖埃斯皮里圖(Espirito Santo)州,南部巴拉那州的產量最為驚人,佔總產量的50%。

雖然咖啡具有多樣性,但巴西咖啡卻適合大眾的口味。比如:北部沿海地區生產的咖啡具有典型的碘味,飲後使人聯想到大海。這種咖啡出口到北美、中東和東歐。

還有一種頗具情趣且值得追尋的咖啡是沖洗過的巴伊亞(Bahia)咖啡。這種咖啡不太容易找到,因為繼美國之後,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咖啡消費國,許多上好的咖啡只在其國內市場才能尋覓到。

在巴西,產量最大的是羅百氏特咖啡。這種咖啡在超級市場出售。巴西羅百氏特咖啡以科尼倫(Conillon)的名字出售,佔總產量的15%。

在巴西東南部米拉斯(Minas Greais)州塞拉多(Cerrado)區的一些莊園裡種植著古老的波旁咖啡。這些莊園,如卡平布蘭科(CapinBranco)莊園和維斯塔阿萊格爾(Vista Allegre)莊園,種植的波旁老品種咖啡也在市上出售。雖然出自同一個地區,但這些咖啡各具特色。卡平布蘭科咖啡比維斯塔阿萊格爾咖啡口感更柔滑,而維斯塔阿萊格爾咖啡濃且黑色,兩者酸度較低。可是,像所有的巴西咖啡一樣,它們最適於鮮嫩的時候飲用,因為越老酸度越濃。這些咖啡種植者已自行組織成巴西特種咖啡協會(the SpecialityCoffee Association of Brazil)。

十七,厄瓜多

可能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阿拉伯咖啡種植國。

阿拉伯咖啡樹於1952年首次引入厄瓜多(Ecuador),其咖啡質量很好,特別是6月初收穫的咖啡。厄瓜多咖啡豆可分為加拉帕戈斯(Galapagos)和希甘特(Gigante)兩個品種,都有顆粒大、份量重的特點。厄瓜爾咖啡按質量可分為一等(No。1)和特優(Extra Superior)兩種。它們主要出口到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北歐國家。

咖啡生產者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努力保持質量穩定。該地的咖啡總的來說口味非常均衡清爽,還有一種獨特的香味。

厄瓜多是南美洲中既出產阿拉伯咖啡又出產羅百氏特咖啡的少數國家之一。但是由於適於阿拉伯咖啡樹生長的土地在減少,因而羅百氏特咖啡的產量在逐漸增加。最好的阿拉伯咖啡出產於安第斯山,特別是昌查古山谷(Chanchamgo

Valley),安第斯山分成兩列山脈,從南向北延伸,直抵厄瓜多中部

十八,哥倫比亞

世界上優質咖啡的最大生產國!

傳統的深度烘烤咖啡具有濃烈而值得懷念的味道

1808年,咖啡首次引入哥倫比亞(Colombia),那是由一名牧師從法屬安的列斯(Antilles)經委內瑞拉帶來的。今天該國是繼巴西後的第二大生產國,年產量1300萬袋,每袋60公斤,而巴西的得產量是2200萬袋。咖啡在哥倫比亞的地位從以下事例中可見一斑——所有進入該國的車輛都必須噴霧消毒,以免無意中帶來疾病,損害咖啡樹。

哥倫比亞咖啡是少數冠以國名在世界上出售的原味咖啡之一。在質量方面,它獲得了其他咖啡無法企及的讚譽。該國是世上最大的阿拉伯咖啡豆出口國,而羅百氏特咖啡卻很少種植。它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水洗咖啡豆(Washed beans)出口國。與其他生產國相比,哥倫比亞更關心開發產品和促進生產。正是這一點再加上其優越的地理條件和氣候條件,使得哥倫比亞咖啡質優味美,譽滿全球。

該國的咖啡生產區位於安第斯(Andes)山麓,那裡氣候溫和,空氣潮濕。哥倫比亞有三條科迪耶拉(Cordilleras)山脈(次山系)南北向縱貫,正好伸向安第斯山。沿著這些山脈的高地種植著咖啡。山階提供了多樣性氣候,這意味著整年都是收穫季節,在不同時期不同種類的咖啡相繼成熟。而且幸運的是,哥倫比亞不像巴西,它不必擔心霜害。哥倫比亞大約有27億株咖啡樹,其中66%

以現代化栽植方式種植在種植園內,其餘的種植在傳統經營的小型農場裡。

20世紀60年代早期咖啡每公頃約產600公斤,現在已提高到900公斤左右,個別農場能達到2500公斤。然而,保證質量是咖啡業的首要問題。哥倫比亞在1927年成立了國家咖啡管理協會(Federacion Nacional de Cafeteros,簡稱FNC),負責質量監管。雖然該協會屬私營公司,但它代表政府行事。該協會除負責組織該行業之外,還負責在豐收的年份籌儲資金。過去幾年裡,咖啡價格趨於下跌,該協會也幾乎用盡了資金儲備。國家咖啡管理協會還肩負著保健、教育、築路、僱用種植技術員、進行調查、監管產品質量、直接經辦總出口量50%出口業務、僱用市場營銷人員等職責。像肯尼亞的國家咖啡管理協會一樣,它是咖啡組織的典範。

哥倫比亞種植咖啡的農場主可以按官方低價將所有的產品賣給咖啡管理協會,也可以賣給出口商,出口商可能提供較高的價格,或根本不出價。實際上,咖啡管理協會(FNC)控制了對歐洲的出口,而出口美國的咖啡主要是通過私人出口商進行的。然而,所有的出口都受制於最低出口價。

哥倫比亞有幸擁有大西洋港口和太平洋港口,這有助於降低咖啡的運輸費用,在南美,它是唯一具備該條件的國家。哥倫比亞的主要生產地區處在中部山脈和東部山脈地帶。沿著中部山脈分布的最重要種植園位於麥德林(Medellin)、阿爾梅尼亞(Armenia)和馬尼薩萊斯(Manizales)地區,在上述三個地區中,麥德林地區的咖啡質量最佳,售價也高,其特點是:顆粒飽滿、營養豐富、香味濃郁、酸度適中。這三個地區合真情為簡稱MAM(是三個地區主要城市名稱的首字母)。在供出口的哥倫比亞頂級咖啡中,大多數的產地是MAM。沿著東部山脈,兩個最好的地區是在波哥大(Bogotá周圍,再向北在布卡拉曼加(Bucaramanga)周圍。波哥大咖啡比麥德林咖啡酸度低,但兩者質量相當。

德國進口量佔哥倫比亞全部出口的25%,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該國的質量過硬。咖啡等級分為頂級(Supremo),優秀(Excelso)和極品(UGQ,Unusual Good Quality)三等,優秀等級中的克羅斯(Klauss)咖啡出口到德國,歐羅巴(Europa)咖啡出口到北歐國家。在多數咖啡店都能買到優秀等級的咖啡和頂級咖啡。二者的專業規定區別為:頂級咖啡所用的咖啡豆較大,其原料取自於新收穫的咖啡豆,這樣更容易保證產品的質量。優秀等級咖啡通常比頂級咖啡口感柔和,酸度也略高,但二者均屬芳香型咖啡,顆粒適中,果實優良。哥倫比亞咖啡經常被描述為具有絲一般柔滑的口感,在所有的咖啡中,它的均衡度最好,口感綿軟、柔滑,可以隨時飲用。

哥倫比亞咖啡種植者所面臨的棘手問題:是否用生長快速且產量高的阿拉伯咖啡樹來替代波旁咖啡樹。有人說,質量會不如從前,但也有人說,在最適合咖啡生長的地方,其質量區別不會太大。

十九,秘魯

咖啡優質均衡,可以用於混合飲品。

秘魯(Peru)也是咖啡生產的大戶。多達98%的秘魯咖啡種植在森林地區,大多數生產者都是小農業主。

秘魯具有良好的經濟條件和穩定的政治局勢,從而保證了咖啡的優良品質。然而局部地方問題較多,除了游擊戰爭和販毒外,於20世紀90年代中期在沿海出現的霍亂進一步造成了經濟蕭條,更有甚者,年通貨膨脹率曾達7000%。

在20世紀70年代中期,秘魯咖啡年產量約為90萬袋,後來又連續穩定增長到年產130萬袋左右。雖然有私營出口商通過中間人收購偏遠地區的咖啡,但是主要市場仍由政府壟斷。後來私營的秘魯咖啡出口商會(Comera de Exportadoresde Café del Peru)成產了,該商會致力於咖啡質量的提高,其首要任務是確定標準、剔除劣品,從而開成一種質量至上的氛圍。這一積極的舉措預示著咖啡業光明的未來。之後,由於價格上揚,也鼓勵了農夫積極種植咖啡而不是該地區的傳統經濟作物――可可。

秘魯最優質的咖啡產於查西馬約(Chanchmayo)、庫斯科(Cuzco)、諾特(Norte)和普諾(Puno)。大部分秘魯咖啡是在自然條件下種植的,但也很難確認所有咖啡樹的種植狀況。自然條件下種植的咖啡,其要價比其他高出10%~20%,從貧困狀況來看,農夫們也很可能無錢買化肥和農藥,然而想確證全部的咖啡確實很難。

秘魯咖啡的質量可與中美或南美的任何一種咖啡相媲美。秘魯所出產的優質咖啡被運到德國進行混合,然後再運往日本和美國,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了其質量的高標準。

二十,加拉帕戈斯群島

咖啡種植在聖克里斯托瓦爾(Saint Crstóbal)。聖克里斯托瓦爾是加拉帕戈斯群島(Galapagos Islands)中一個較大的島嶼,也是該群島中唯一一個淡水充足的島嶼。在該島海拔410米的地方有一個叫作埃爾洪科(El.Junco)的小湖,湖水形成數條溪流順著該該島南坡的岩石和火山岩流淌,含有豐富礦物質的淡水滋潤著聖克里斯托瓦爾的土地,使這裡的土壤永保濕潤和肥沃。

在1875年,厄瓜爾土著科沃斯(Maňuel J.Cobos)在聖克里斯托瓦爾的哈森達咖啡園(Hacienda El Cafetal)種植了約100公頃的阿拉伯波旁咖啡樹。種植園的海拔在140-275米之間,該地區的氣候相當於內陸910-1830米間的氣候,這樣梯度的地勢很適合高酸度的特硬咖啡豆(SHB)生長,也是咖啡質量上乘的關鍵。

由於世界咖啡業正朝著定向批量生產模式發展,所以聖克里斯托瓦爾這種規模較小且質量難保的咖啡業便陷入了困境,最終很可能無利可圖而被迫放棄。

然而在20世紀90年代初,岡薩雷斯(Gonzalez)家族買下了哈森達咖啡園。亨博爾特海流(Humboldt Current)造成的局部小氣候,強烈的赤道陽光和急劇的溫度變化(海平面溫度為43℃,海拔275米的溫度為10~16℃)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有利條件,促使岡薩雷斯家族擴大了咖啡種植園。

此後,通過對早期土地的開墾,該咖啡種植園的面積又擴大了一倍。由於加拉帕戈斯群島在歷史進程中的獨特作用,厄瓜多政府已把該群島闢為國家公園,不再充許將土地開墾為新的農業用地,而且嚴禁引進和使用化肥、殺蟲劑、除草劑和其它化學製劑,因此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咖啡被公認為天然產品。

二十一,委內瑞拉

石油曾被認為是委內瑞拉(Venezuela)的主要出口產品。儘管早在1730年和委內瑞拉就從馬提尼克島引進了咖啡樹,但在石油業鼎盛時期,咖啡生產幾乎被放棄了。近來咖啡種植園已開始復蘇,原來種植的蒂皮卡(Tipica)和波旁咖啡樹以及新闢的種植園為咖啡出口奠定了基礎。目前,委內瑞拉的咖啡大都出口到俄羅斯和哥倫比亞,然後在那裡重新包裝。許多新近重建的小種植園也開始自行出口咖啡。

咖啡業在該國眾多行業中並不十分突出。委內瑞拉最好的咖啡產區是位於西南部的塔奇拉(Tachira)州。但是,塔奇拉這個名字已被不加區別地用於全國的咖啡豆。

委內瑞拉最好的咖啡品名有:產於塔奇拉的聖克里斯托瓦爾(San Cristóbal deTachira)的蒙蒂貝洛(Montebello)、產於塔奇拉的魯維奧(Rubio de Tachira)的米拉馬爾(Miramar)、產於梅里達的蒂莫特(Timote deMerida)的格拉內紮(Granija) 、產於塔奇拉的聖安娜(Santa Anna de

Tachira)的阿拉格拉內紮(Ala Granija)。其他優質名品有:馬拉開波斯(Maracaibos,這是該咖啡出口港的名字) 、梅里達(Merida)、特魯希略(Trujillo) 、聖菲洛蒙娜(Santa Filomena)和庫庫塔( Cucuta)。

安第斯山下的梅里達的眾多種植園中有一個是屬於巴勃羅(Pablo)和普利多(Luisa Helena

Pulido)家族的,它是一個古老的農場,已被允許縮減規模。自從20世紀80年代早期接管該農場以來,普利多家族一面從原有的波旁咖啡樹上收穫咖啡,一面種植新樹種拓展家場。

加拉加斯(Caracas)周圍地區也曾以咖啡著名,現已恢復生產。另外位圖爾瓜(Turgua)地區的瓊(Jean)和安德烈斯?博爾頓(Andres Boulton)種植園也種植著蒂皮卡咖啡樹。

委內瑞拉的咖啡口味不同於拉丁美洲的其他咖啡,它味美、清淡,比傳統咖啡少了一些酸味,這使得它不僅可以混合也可自成特色。

二十二,蘇里南

咖啡史上一個重要的名字

蘇里南(Surinam)是南美第一個種植咖啡的國家,挪威曾是該國咖啡產品的主要進口國。然而,如今該國的產量甚少,在此提及只是因為歷史原因而已。

1667年已在蘇里南定居的荷蘭人,於18世紀早期從爪哇引入了咖啡樹。第一批咖啡樹是由阿斯姆斯特丹市市長贈給一個佛蘭芒(Flemish)海盜的,這個海盜是漢斯拜克人(Hansback)。確切地說這些咖啡樹被種植在當時的荷屬圭亞那地區(Dutch

Guyana),幾年之後,便在鄰近的法屬圭那地區廣泛種植。那時,有一名法國罪犯叫穆爾格(Mourgues),他得到許諾:如果把咖啡樹引入法國殖民地,就能獲得赦免及自由出入法國的權利,自然,他做到了。

二十三,安哥拉

曾是咖啡生產大國,如今前途未卜

20紀70年代中期,安哥拉(Angola)每年出口咖啡350萬袋,其中98%是羅百氏特咖啡(這可能是非洲最好的羅百氏待咖啡),1990年總產量卻下降到20萬袋。

安哥拉以前最好的品牌是安布里什(Ambriz)、安巴利姆(Amborm),及新里東杜(Novo Redondo),它們都以始終如一的質量而聞名。安哥拉大部分咖啡出口到美國、荷蘭,當然還有葡萄牙。

二十四,蒲隆地

來自戰亂地區的芳香濃香郁、口味柔和的咖啡

蒲隆地(Burundi)有世界上種類最繁多、經營最成功的咖啡業,且具有自身特色。該國咖啡是在1930年由比利時殖民者引進的,現只在小農場種植。不幸的是,其中許多農場都處在與戰亂頻繁的盧安達(Rwanda)接壤的地帶,這給咖啡生產造成了壓力。蒲隆地生產的咖啡,幾乎都是阿拉伯咖啡豆,而恩戈齊(Ngozi)的咖啡樹則種植在海拔1200多米的地方。蒲隆地的咖啡味道芳香濃郁,具有極佳的酸度,產品大多出口到美國、德國、芬蘭和日本。

二十五,喀麥隆

適於做蒸餾咖啡的深度烘烤咖啡豆

阿拉伯咖啡樹在喀麥隆(Cameroon)的種植始於1913年,其品種是牙買加的藍山咖啡,但該國也同樣大量生產羅百氏特咖啡。喀麥隆咖啡的質量及特色與產自南美咖啡相當。該國最好的咖啡產自西北部的巴米累克(Bamileke)和巴蒙(Bamoun)兩地。此處,它還種植一些巨形咖啡豆和豆形漿果咖啡。

20世紀80年代末開始,喀麥隆咖啡產量有所下降,羅百氏特咖啡產量由1987年的180萬袋降至1990年的110萬袋,同一時期,阿拉伯咖啡則由40萬袋降至20萬袋。如今由於國家咖啡監督局(National

CoffeeSupervisory Agency)加強了管理,可能會使咖啡的產量和質量有所回升。

二十六,衣索比亞(伊索比亞)

咖啡的發源地――衣索比亞

咖啡樹源於衣索比亞(Ethiopia),它原先是這裡的野生植物,「咖啡」這個名字源於衣索比亞的小鎮—「克法」(Kaffa)。事實上,衣索比亞許多咖啡樹現在仍然是野生植物,這種咖啡樹上生長的咖啡顆粒飽滿,略帶酒香。人類可能早在9世紀就已經知道如何栽培咖啡樹,但是到底是誰,如何培植,什麼原因仍然是個謎。衣索比亞當地的傳說是:咖啡開始是僧侶用於晚間祈禱時保持頭腦清醒的東西。

今天,衣索比亞是重要的咖啡生產國,大約有1200萬人從事咖啡生產,是非洲主要的阿拉伯咖啡豆出口國。這裡的優質咖啡品質卓絕,值得找尋。

在衣索比亞可找到各種咖啡栽培方式:從成片的野生咖啡樹林和半開發土地,到傳統經營的小塊土地,直至現代種植園,應有盡有。大約50%的咖啡種植在海拔1500多米的地方。

哈拉(Harrar)咖啡是衣索比亞所有咖啡中生長地域海拔最高的一種。哈拉咖啡可分為長咖啡豆和短咖啡豆兩種,其中,長咖啡豆最受歡迎。它有著柔軟的口感,帶有原野氣息的酒香,且略呈酸味,喝過以後令人難以忘懷。季馬(Djimmah)咖啡野生在海拔1200多米的地方,以利馬咖啡(Limu)和巴貝卡(Babeka)咖啡兩個品牌出售。其他咖啡品名有來自中部的錫達莫(Sidamo)咖啡,以品牌名伊爾加查菲(Yirgachaffe)出售;還有來自拉卡姆蒂(Lekempti)的具有獨特風味的咖啡,季馬和錫達莫咖啡豆的外表不大討人喜歡,但口味甚佳。

衣索比亞咖啡豆中在市場上最少見的要算是伊爾加查菲咖啡豆,該咖啡豆出口日本和歐洲,但在美國極少見。這是因為雀巢公司(Nestlé)所屬的德國咖啡烘烤商達爾邁爾(Dallmeyer)公司同伊爾加查菲咖啡的種植者建立了密切聯繫,從而獲得了該種咖啡豆最大量的單一供應。

衣索比亞咖啡的風味較難描述,它既不濃烈,酸味也不甚明顯。因此,不適於深度烘烤,否則很容易便會失去其特色。

說到特色,衣索比亞咖啡倒是與著名的摩卡咖啡有些相似。當然,優質的衣索比亞咖啡可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最好咖啡相比,包括其可觀的價格。

衣索比亞咖啡的國內消費量是非洲最高的。在鄉村,它經常與一種被稱為「亞當的健康」(Health of Adam)的香草一起飲用:新咖啡豆烘烤後與香草一起搗碎,再將混合物沖調,用小茶杯飲用,這經常當作薄煎餅的配餐,可提吊出薄餅中的甜椒味。

咖啡業由衣索比亞咖啡經營公司(the EthiopianCoffee Marketing Corporation,簡稱ECMC)管理,該組織控制著90%的出口市場。衣索比亞咖啡經營公司控制權有可能即將放鬆而使地方得到較大權力,這一舉措會使咖啡業整體受益,尤其是個體商人。衣索比亞咖啡在每日拍賣中出售,大多出口德國、美國、法國和日本。

二十七,象牙海岸

就數量而言,是世界上最大的生產國之一。

象牙海岸(Cǒte d'lvoire)從未出產過質量最佳的咖啡,所產咖啡也極少出自阿拉伯咖啡樹。在20世紀80年代早期,它曾是世界上第三大咖啡生產國,年產500萬袋。甚至在今天仍是世界上第五大咖啡生產國,年產440萬袋。就羅百氏特咖啡的產量而言,象牙海岸僅次於印度尼西亞(年產680萬袋)。

20世紀80年代象牙海岸咖啡每公頃產量只有250公斤。這種狀況部分是由於貧窮,也因為咖啡樹的老化。缺少投資及沒有長期經營計劃也影響了咖啡產量。

象牙海岸政府已開始採取積極措施來扭轉這種局面。全國咖啡管理委員會已重新組建,並精簡機構,已將一些生產活動轉交給私人公司管理。政府向生產高質咖啡的農夫提供最低價格保障,並鼓勵出口商直接從農夫手中購買。現在,80%的出口咖啡在歐洲共同體國家找到了銷路,主要買家是法國和義大利。

值得注意的是象牙海岸是咖啡走私的主要中心,在1993~1994年中多達2600噸咖啡被走私,主要路線是通過馬里(Mali)和幾內亞(Guinea)兩個鄰國。

二十八,肯尼亞

罕見的好咖啡――以其濃郁芳香和酸度均衡而聞名。

咖啡業內人士無不認為肯尼亞咖啡是其最喜愛的產品之一,這因為肯尼亞咖啡包含了我們想從一杯好的咖啡中得到的每一種感覺。它具有美妙絕倫、令人滿意的芳香,均衡可口的酸度,勻稱的顆粒和極佳的水果味。

咖啡在19世紀進入肯尼亞,當時衣索比亞的咖啡飲品經由南葉門進口到肯尼亞。但直到20世紀初,波旁咖啡樹才由聖?奧斯汀使團(St。Austin Mission)引入。

肯尼亞咖啡大多生長在海拔1500~2100米的地方,一年中收穫兩次。為確保只有成熟的漿果被採摘,人們必須在林間巡迴檢查,來回大約7次。肯尼亞咖啡由小耕農種植,他們收穫咖啡後,先把鮮咖啡豆送到合作清洗站,由清洗站將洗過曬乾的咖啡以「羊皮紙咖啡豆」(即外覆內果皮的咖啡豆)的狀態送到合作社(「羊皮紙咖啡豆」是咖啡豆去皮前的最後狀態)。所有的咖啡都有收集在一起,種植者根據其實際的質量按平均價格要價。這種買賣方法總體上運行良好,對種植者及消費者都公平。

肯尼亞政府極其認真地對待咖啡業,在這裡,砍伐或毀壞咖啡樹是非法的。肯尼亞咖啡的購買者均是世界級的優質咖啡購買商,也沒有任何國家能像肯尼亞這種連續地種植、生產和銷售咖啡。所有咖啡豆首先由肯尼亞咖啡委員會(coffee

Board of Kaeya,簡稱CBK)收購,在此進行鑑定、評級,然後在每週的拍賣會上出售,拍賣時不再分等.肯尼亞咖啡委員會只起代理作用,收集咖啡樣品,將樣品分發給購買商,以便於他們判定價格和質量.內羅畢(Nairobi)拍賣會是為私人出口商舉行的,肯尼亞咖啡委員會付給種植者低於市場價的價格.最好的咖啡等級是豆形漿果咖啡(PB),然後是AA++、AA+、AA、AB等等,依次排列.上等咖啡光澤鮮亮、味美可口且略帶酒香.

組織拍賣也是為了滿足調配商的需求。這種拍賣會通常拍賣量較小(每宗3~6噸),有附有種植者標誌的樣品以供買家品賞。拍賣後,出口商按不同風味、不同質量及調配商所需的數量包裝。這為調配商提供了極大的靈活性。注重質量的德國人和北歐人是肯尼亞咖啡的長期購買商。

就國際範圍而言,肯尼亞咖啡的增長數量是顯而易見的,1969~1970年,出口80萬袋,到1985~1986年,出口量增到200萬袋。現在產量穩定在160萬袋,平均每公頃產量約為650公斤.

在近年咖啡價格突漲之前,肯尼亞咖啡的平均價格就一直在上升。1993年~1994年的價格比12個月前抬高50%。價格上漲主要是需求增加的結果.

也有一些購買商,尤其是日本商人,已對肯尼亞咖啡業體系表示不滿.更有一些商人表示,該國咖啡質量已下降,並指出直接從農夫手中購買可能是提高質量的一種途徑.但不管怎麼樣,肯尼亞那樣詳細的規章條例及完善的程序對所有咖啡生產國而言都是一種值得借鑒的模式.

肯尼亞咖啡借好萊塢電影<<走出非洲>>(Out of Africa)的轟動而進一步揚名。影片中梅里爾`斯特里普(Maryl

Streep)扮演的女主人公卡倫是一位作家和咖啡種植園主。許多人大概仍記得影片中那動人的美景和壯麗的日落,但更令人難以忘懷的是卡倫想在非洲擁有一個咖啡種植園的夢想.

二十九,馬達加斯加

該島自1989年以來,咖啡業私營化了,並解除了許多規定,其咖啡總產量每年高達100萬袋左右。由於馬達加斯加人喜飲咖啡,所以咖啡的國內消費量很高。該國的羅百氏特咖啡質量極佳,法國是其主要出口市場。

馬達加斯加政府計劃咖啡大約2000公頃的羅百氏特咖啡種植園和大約5000公頃的阿拉伯咖啡種植園。因此,該島咖啡的發展有賴於它在阿拉伯咖啡方面的潛能,一旦開發成功,此咖啡有望成為極品.

三十,莫三比克

已沒有咖啡供應

政治問題和內部紛爭使咖啡業一度興旺的莫三比克(Mozambique)陷入了停滯不前的狀態.優質咖啡曾產於該國中部的馬尼卡(Manica)地區,但現在這個國家已沒有咖啡可出口了.

更多趣味、時事文章,請多多關注粉絲團「無所不談」